<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影圈深几许
        唐画烟坐在剧组带来的简陋的折叠凳上,手上拿着便当,吞着干涩的食物,那是百年如一日的食物,其实味道并没有差到哪里去,只是重复总会让一些东西变得让人难以忍受,最为突出的,就是食物。

         但是画烟却却表情平静,她顺从了,她不再挣扎。

         十年了,原本那像铁链缠着她的不甘,渐渐的被化解,她的感情变得淡淡的,似没有风的海面,淡的没有褶皱。她说不上爱这个职业,当然也不厌恶,只是很平静。

         只有母亲多有不甘,时刻监督进取,她也答应着,母亲单纯执着的心中不会明白影圈有多浑浊,有多不堪,本非想象的努力就可以进取;演技突出就是女主,它有它的潜规则,它有时只看颜值,有时候,一个蠢小白,只会用雾蒙蒙的眼睛盯着人,仿佛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常常这样的拍戏会耽搁很久,工资却只少不多。但是,观众不是偏偏好这口,什么可怜无比的小莲花,什么善良大方的纯仙子。唐画烟觉得不屑。当然,画烟并非觉得自己貌丑,只是在美女如云的影圈,哪有自己的地位,更何况她自己更不屑的潜规则。

         也因此,这么多年来,她永远演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匆匆上场,匆匆死去。偶尔演一些配角,也无非些恶角色,最后的下场就是惨死。连她自己也自嘲的称自己便当专业户。是个永远的小角色。

         当然,无论怎样的角色,她唯一好的一点就是,她都演得很认真,哪怕她并不喜欢。性格使然,她没办法容忍漫不经心的态度,她觉得人生不管怎么走,都要走得踏踏实实,认认真真。这也使得她和影圈的那些招摇,浮夸的花红叶绿保持得远远的。这可能也使她人缘不好,她也深知,这可能也是她演技很好,却无法上位的原因之一。

         她记起自己也曾有过翻身的机会,那个手,脸带着油腻感的人借酒拉着她时,她心中冷静地看着他秃掉的头,眼角偶尔出现的皱纹,看着这个平时一脸严肃,正经的导演,此刻发出让人倒胃的感觉。

         那是她演戏三年时的事情,那时因为平时在剧组演戏很认真,当时的她是那么总结原因的,也算被导演看中的,时常给她指导。

         那是一场杀青宴,戏拍的很成功,大伙都很喜悦。画烟在剧中演的反派大boss级人物,这算是她演戏路上的一个高峰,是性格很鲜明的一个人物,敢爱敢恨,最终因爱成恨,赶尽杀绝,终于落得个众人嫌弃,被杀死的厄运。画烟演的很传神,看了的人都忍不住替这个人物悲伤。所以画烟算是大功臣一个。

         所以当导演灌她酒时她认为理所当然,接过酒就喝。在觉得差不多时开始装醉,只是当时的她真的很清醒,这要感谢她母亲平时对她的训练,总是担心她会遇见应酬强迫她练酒量。

         也是在那一刻,导演伸出来他的咸猪蹄,她借醉推攘着,众人了然的哄笑,没有人会上前阻止。

         在最后一刻,在狭小充满暧昧的房间里,在导演那句:“乖,只要你从了我,以后女主角就是你的了……”她发狠推开了他,跑了出去,走之前她狠狠的打他两巴掌,像爆发的疯婆子一样。那是她的感觉,同时她感到心中很是舒畅。

         她其实在之前还是单纯不懂影圈规则的,但这样一次,她明白了所有。

         她有跑到了卫生间去整理自己,在那里,进来了两个她的同事,阿星和裳税。她们的话闯进了躲在里面的她的耳朵。

         “这会唐画烟肯定步步高升喽!”裳税说到。

         “那可不是,以前导演就照顾她,现在就更不用说……”借口的这人是平时爱八卦的阿星,此刻带上呵呵的讽刺的笑。

         裳税是觉得阿星声音有些大,压下点声音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为什么照顾?”

         “显而易见!陈导不就想吃肉嘛!照顾假,色情真。”阿星声音更加响亮,带着她那份鄙夷,像铜锣声在画烟耳边,“那个唐画烟不也假装着单纯,不是什么都知道吗,眼巴巴的凑上去请教,不就是调情吗,假装不知道,欲擒故纵。不然,就凭她,也能演这次的角色。”

         ……………

         事后,她遭到了“封杀“,此后接着永远的小角色。

         她也远离了那些所谓的“高管”和“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