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生
        唐画烟觉得自己此刻在梦中,梦中自己声声悲戚,那是近乎哀求的声音,说着:“靖哥哥,我错了,我不该杀她的,靖哥哥,但是是因为我爱你啊,言儿真的爱你,靖哥哥不记得小时候吗?小时候我最喜欢和靖哥哥玩,因为靖哥哥会保护我,可是现在,。。。。。”

         在身体里的画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还靖哥哥,好俗。而身体更多的话变得飘渺,根本听不清楚!而画烟,她好久没有这样忍不住吐槽了。当然,她控制不了着身体,她看见眼前的人,轮廓有些模糊,但好歹看得出来,只是五官影在雾里,看不出样子。却也感受道了那股子冷漠。可与寒冬的雪媲美。那身子忍不住抖了抖,接着更加悲戚地哀求。。。。。。。。

         “办好了吗?”一位锦衣男子问着,语气里掩不了的杀伐气息。

         旁边的黑衣人恭敬答道:“主子,已经办妥。”

         “保证死了?”

         “是,属下亲眼看着她咽气。”

         ”恩。“锦衣男子淡淡的应者,随后消失不变。黑衣人也随后消失。留下黑黢黢的林子。

         不知过了多久,唐画烟开始听到潺潺的水声,仿若天籁。接着,她感到了胸口的痛,她意识到自己活着了,明明自己死了,但是那种身体撕扯开的痛无时不提醒着,她在肉体里,她还有感觉。

         画烟几乎感觉到自己的那股子欣喜,夹杂着这种痛,更显得突兀。

         画烟艰难的撑开双眼,往四周望去,身旁是一泉瀑布,她听见的水声就是来自这里的。而自己躺在瀑布旁边的草地上,而身侧另一边是深林。她又看看自己,身上胸口上还插了把刀,亮晃晃的有些涔人。

         看来她是被抛尸荒野了,呵呵,人品不好,惹人太多吗?而那靓丽的古装昭示着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她想,那边泉水映照下可以看清自己的相貌,估计已不是同一个人了。呵呵。

         可惜她现在不能动,伤口太疼,微微一扯疼得死去活来。

         她静静躺了好久,从雾蒙蒙的早晨到了阳光列晒的中午,她已渐渐恢复了些力气。她知道她得起来处理伤口,况且她还得挪到阴处,不然对伤口没有好处。

         躺在时她分析了一下路况,方位,她想现在应该是夏季,她窥视到了远点地方的一个山洞,可以在那里修养,按照这个林子的杂草数,这个林子应该不深,也不会太过偏离市集。那么山洞里应该不会有凶兽。之后等恢复了,就往水源方向走,而水源方向,是东。东方让她隐隐觉得不安。但画烟想不出所以然。这里给她满满的陌生,对于自己也诸多疑惑。但是她并没有多好奇,她喜欢活在当下,过好自己这一刻,其他的事,不愿多关心。

         、、、、、、

         唐画烟已经休息了整整一个月。林子如她所想十分安全,也因此,食物很少。仅仅一个月,她已经瘦得变了个样子,画烟却并不知道之前的样子,她无缘挪到泉边去看。好不容易到了山洞,她已经精疲力尽,不能再动了。

         她吃的是杂草,喝的是露水。幸好她可以分得清植物。这是她以前平日里闲暇看书所得,也算总有用处。以前喜爱读书,偏偏要演戏,使学的。看的。无处可用,颇为郁闷。她其实很想自由的做很多事。

         今天,画烟衣衫褴褛的来到了集市,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估摸着,还需要三四个月才能恢复得七七八八。但她必须得出来,有人的地方才对自己伤口有利。

         外衫她已脱下来了包裹了伤口,虽然这样让她显得单薄,但因为她周身杂乱的原因,并无不妥。她开始乞讨。如今的她有伤在身,一不能多动,而不能乱抗,根本无法寻求打个工,所以她选择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她没有那么多面子观念,现在最重要的是活。

         市集很热闹,虽然这个市集不算大,但人还是多,偶尔会有人在画烟面前停下,掏出点钱,但是画烟也看出了那点钱很少,她观察了过路的人的买卖,她知道,她这点钱只够吃一个包子。但是除了吃饱,她还要索取什么。住的地方?现在的自己,随便一个寺庙,废弃的房子都可以安排下自己。其实她想要的活着好好的吧,是安置好自己的伤口。

         她哑了哑嗓子,一个月都未有说话,使得声音变得沙哑,竟让人辩不出是个小姑娘,那声音,明明与四五十老欧无异。

         她也听见自己的声音了,不由舔了舔嘴唇,丹凤眼微眯了一下,开始叫唤:“好心的老爷,可怜可怜我吧,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因为伤口的原因,声音变得虚荣无比,意外的增添了说服力。同时,她说抓紧某个路人坑恳求的,这样的效果明显好于“撒网打鱼”。

         这样做后,她眼前施舍的钱便多了些。

         撑到了黄昏,她寻了个晚关门的铺子,买了点食物,开始向自己来路上注意到的一个破房子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