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营救
    “吓坏了吧,来,躺着休息一下,我有些事要去处理了。”回来后赫连皓轩对画烟说道,还小心地扶她上床。

     画烟点头,没有异议。

     躺在床上的画烟没有一点睡意,整个神经紧绷,她想赫连皓轩出去处理事情,应该就是处理华锻的,本来这个人会是自己的,没想到他会来,都是自己害了他,要不是自己的任性,粗心,也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的,现在该怎么办,怎样做才能救华锻,都怪自己,都怪自己……

     画烟现在不敢出去冒险,不敢在胡作非为了,这样的行为可能让华锻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画烟也搞不清楚赫连皓轩的态度以及打算,他应该早就看出破绽来了的,可是为什么一再纵容,究竟是喜欢看着人挣扎可笑,还是宁有企图,或者,以前发生过什么事?

     画烟犹豫,她现在知道赫连皓轩的主意,她还需要告知他们,她赞赏那种敢于肉搏,凭着真本事的汉子,而不是一些只会阴险手段的小人,这样多么不公平,虽然战场上只有成王败寇,不会追踪成败的阴险之人,要的是一个结果,永远也没有所谓仁义之事,也就是这样,也需要告知他们,她现在是上官言,属于华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再者国不复国,自己也会是个阶下囚,画烟也就一个观点了,保卫国土。

     这一夜,画烟再没了睡眠。

     另一边,犯人营里。

     “堂堂一个国家的军医,竟然会潜入敌国大营,莫不是为了什么人。”昏暗的灯光下赫连皓轩显得有点狰狞,还有森森寒意。

     “不是。”坚定地回答,没有一点儿犹豫。

     “那是傅靖派你来的?”

     “不是。”同样的语气。

     “哦,那就很奇怪了,不是?没想到会自不量力到这种情况,你的目的是什么?”赫连皓轩说道。

     华锻没有回答,打定主意不去管。

     赫连皓轩不悦,毫不含糊地吩咐道:“来人,用刑,嘴还真硬。不知道能硬到什么时候。”

     接着就响起了鞭子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响,鞭子遇上肉,像花一样绽开,鲜血迅速涌上来,但是始终不能让华锻开口。

     华锻心中有些担忧,赫连皓轩明显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对上官言却表现出一副柔情的样子,不知道什么目的,还是,真的喜欢言郡主?不可能,这样的人怎么会在短时间内喜欢一个人。

     华锻感觉疼痛像一个仪式似的,一阵一阵下来,裸露的伤口疼痛,下一个伤口的疼痛又覆盖了上一个。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声音穿来:“还是不说吗,浇点盐水。”

     “啊!”呲咧地痛让华锻忍不住叫了出来,让他感觉比以前试药的时候还难受,像灼烧,又像针扎……

     外面听见声音的画烟心惊胆战,她忍不住跟了出来,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幅场景,赫连皓轩果然不是良善之人,只是听见受苦的人是华锻,就有点恨意涌上来,还很强烈,赫连皓轩这样对付她的朋友,但是她没有立场,华锻是她害的,她该怪的人是她自己才是。

     多种情绪使画烟忘了现在的情形,听见痛呼的声音,她忍不住发出惊呼,接着从里面穿来了冷冰冰的声音:“谁?”显然是赫连皓轩发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