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死亡
        “那么这次,就不会让你逃掉了”赫连皓轩说道。

         画烟瞳孔放大,看见瞬间袭来的手,目标正是画烟的脖子。

         又是一瞬间,画烟被人抓住,一扯,避过了赫连皓轩的手,画烟惊呆地看向拉她的人,正是满身是伤的华锻,华锻已经挣开束缚,只是手上狰狞的痕迹,还有满身的鞭子的伤,让画烟心痛不已。

         画烟意思到自己的失态,现在不再纠结一些旁的东西,现在需要逃命,她多华锻说道:“我们快跑吧!”

         华锻嗯一声回应,已经拉起画烟的手开始跑,跑向马场,华锻来没多少时间,但是已经摸清楚地方了,用马跑速度会快很多。

         赫连皓轩看见人跑了,一阵愤怒,哄道:“怎么看人的,现在还不快追。”

         士兵一阵怕,说道:“是,是,是。”然后撒丫子就追去了。

         “他们已经骑马跑了,怎么办?”一士兵说。

         “准备弓,马匹,追!”赫连皓轩一声令下。

         不一会儿。

         坐在前面的画烟转头看了一眼。一阵不安,对华锻说:“怎么办,他们在后面,快追过来了.”

         “不会有事的。”华锻说着,又加紧抽马上加快速度。

         突然,画烟一阵尖叫:“不!华锻说小心剑。”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离弦的剑已经快速过来,刺进华锻的身体,华锻甚至听见肉刺破的声音。

         华锻感觉震痛,一拉马,一声嘶鸣。

         画烟看向身后,那个一身华丽,坐在一头壮硕的马上,在众人之前,一脸相信的笑意的,正是赫连皓轩。画烟感觉到了胸腔里的愤怒,那么强烈的还有深深的担忧。

         画烟清唤:“华锻,你没事吧?”

         华锻的话语还透着痛意,那么勉强,说的却是安慰的话:没事的。我们快走。”

         又是加鞭,开始架马离开。

         “三皇子的追吗?”士兵问道。

         赫连皓轩这次笑得意味深长,说道:“没事,慢慢追,前面是悬崖,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