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计划
        画烟醒来时已经是一天后了,画烟看着陌生的摆设,又看见床头的赫连皓轩,感觉一下子就醒了,眼前并不是自己的房间。

         看见画烟醒来,赫连皓轩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画烟再看了一眼赫连皓轩,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脑子像倒带一样想起了那个少年的事,有后怕的感觉,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看到赫连皓轩眼中,再次问道:”你那天看到什么没有,我醒来时看见你手上有伤。“

         画烟有点呆愣地盯着赫连皓轩,然后听清楚了他的话,意识到自己的时态,忙整理一下表情说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

         后来想起什么似得,脸红成虾子,有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就记得,记得。。你,靠了过来,要,,,要吻、、、、“渐渐地说不下去,要消音了。

         后来又带着哭腔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的手会这样。“画烟边说,边摸向自己的手,试探性的触碰一下伤口,伤口已经被严严实实的纱布包扎好了,画烟碰到的是纱布,然后裂牙皱眉,显出惊讶和痛的神色。

         赫连皓轩脸上浮起好笑的神色,温柔地看着画烟,还神色去拉画烟的手,然后温柔地恢复原样,然后伸出手扶向画烟的头发,带着安慰的低沉声音说道:”你再休息一下吧,没事,别担心。你昏迷了太久了,脑袋会有些痛,再休息一下吧。”

         “

         画烟听话地准备闭眼,然后想到一些问题,焦急问道:“你没事吧?你怎么样拉。。”

         “我没事,我很早就醒了的。”赫连皓轩说道。

         “哦”画烟表现出安心的样子,闭上了眼。心中却满是区别对待的不甘,为什么他可以那么早醒,自己偏偏要昏迷那么就,早知道体质问题就给他多下点药,自己少下一点的,好后悔,好不甘,难道就是武功的原因。

         画烟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赫连皓轩不想打扰她刻意放低了的,响了一会儿时间,然后就没有声音了,画烟反复确认了,然后才睁开眼睛,注意着四周,她再次确定,这不是她的房间,反而,可能是,,赫连皓轩的。

         画烟打量了一下,然后起身搜索,想看看有没有点有用的东西。室内布置的,怎么说呢,全是男子的气息,完全没有女人来过的痕迹,画烟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竹墨不是在赫连皓轩身边吗,怎么可能没有女人来过,只是自己醒来为什么没能见到竹墨呢,也许是有什么事了吧。

         画烟之所以说全是男子气息,可能是与自己的帐篷做了比较吧,这里摆设也是简单,却不凌乱,衣服折叠的样子没有那份细致感,以及没有一点杂味。画烟纠正一下自己的观点,这里赫连皓轩也没来多久,说不上有什么气息吧,是自己多疑了,也是所谓的第六感错了。

         画烟没有翻出什么东西,唯一的,也是奇怪的一点,枕头底下有张纸,上面是一些奇怪的画,一个字也没有。画烟奇怪的是她什么也没有找到,反而找到着幅画了。

         画烟仔细的看了这幅画,几乎把这幅画记到脑子里,然而还是没有任何头绪,画烟只有放弃,画烟小心的将东西放回原处,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画烟有主意外面的声音,她知道门口应该有守卫,万一被自己搞出的声音惊动,进来了就不好了。

         画烟回到原位安静得呆了一会儿,看赫连皓轩还没有回来的迹象,画烟不知道今晚她会住在哪里,又开始有点急切,想要速战速决,自己已经露出点破绽了,要是动作不快点,自己的情况会更加危机。

         画烟决定,出去找找赫连皓轩。

         画烟走出门口,意外发现没有守卫,之前自己的小心谨慎看起来有点好笑,不过要是不小心谨慎点,遇到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画烟试着回想走过的路,去寻找主营,她想赫连皓轩应该会在那里的,似乎,最近赫连皓轩也忙起来了。出门走着,看着,画烟观察到守卫的士兵明显少了,有些地方甚至没有,和之前看到的很不一样。

         画烟猜不到什么原因,也感觉到了紧迫性,接着,她看到了主营,她的记忆力不错,她顺着路走了过去,远远得她就听见了李鹏飞的声音。

         近了。依稀听见是“油都安排人购好了。”

         好巧不巧,他们似乎散会了,画烟想着油有什么用处,购油干什么,怎么会是李鹏飞这个将军做的事,而且看起来没有怨言。画烟想,要是我早一点来就好了,也许就可以知道全部了。

         赫连皓轩出来看见走过了的画烟,迎了过来,说道:“你不休息,怎么出来了。”

         画烟听了又红了脸,说道:“我休息了的,然后,然后没看见你,就出来寻一下。‘”

         “走,我们回去吧,不要出来了,腿又不好,我现在没事了,会陪着你的。”

         画烟抓住了没事了这几个字眼,他的意思是他不会很忙了,一切都妥当了,画烟反而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那,我有点饿了,想吃东西了。“也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啊,都怪我,我都忘了你昏迷那么久了,走,回去吧,我叫下人弄点吃的。“赫连皓轩说道。

         画烟胡乱的点了两下头,嘴里发出”恩恩“的回答。

         一瞟眼发现自己认识的李鹏飞禁音,旁边还有一些人,各走各的,但是有意无意的会看向这边,却没有说话。

         赫连皓轩发现画烟忸怩得有点慢,上来拉着画烟的手,说:“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