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金大腿到了
        捡了不少的果子,又摘了些蘑菇,安阳驼着背篓,牵着媳妇儿的小手,心中很是快活,这样的日子真是赛过神仙,什么都比不得媳妇儿在身边,安阳抓起媳妇儿的双手,虔诚的吻上去,次数多了,木清早就不会害羞的结结巴巴,这人粘粘糊糊的劲儿,也就自己受得了,虽然嘴上嫌弃,可是心里却甜的紧。

         “媳妇儿,等得了空,我就带你过来转转,今天准备的东西不多,下次带上家伙,咱打点野物,来个烧烤,那滋味,你还别说,真是绝了。”木清想起刚刚吃过的烤鱼,有些冒口水,再一听安阳一叨咕,心里也有些痒痒的,依着这人挑剔的眼光和手艺,怕是错不了,当即回握安阳的手。

         今儿吃得高兴,安阳心中畅快,左右四下无人,扯开嗓子,唱起了小曲,还别说,这具身体的嗓子不错,起码比前世强上一半,听着不说有多么的高妙,但很是悦耳。木清抬起头,盯着安阳的侧脸,心没来由的跳起来,虽然不激烈,可是咚咚作响,一下一下强劲有力,这样的夫君,是自己的,真好。

         今儿运气真是不错,上天眷顾,安阳又找到不少的好药材,看的安阳眼珠都绿了,我的个乖乖,这座山现在可是自己的私产,就这么一小片的地儿,放眼望去全都是上好的药材,可想而知整座山得有多少,安阳此时美得冒泡儿了都,看来自己真是捡了大便宜,整个的一宝山,药材遍地都是。

         安阳一个高兴,将背篓往地上一放,一把抱起木清,转了几个圈。“媳妇儿,媳妇儿,咱要发财了,发大财了”安阳不过瘾的在人脸上亲了两口,蹭了木清一脸的口水儿,木清还不知道是哪里的帐,安阳开心一秃噜,“媳妇儿,咱捡着大便宜了,这漫山遍野的药材,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木清虽然不懂药材,可见夫君的高兴样儿,就知道这事儿准没跑,要说还真是傻人有傻福。要说现在安阳家资不匪,也算得上是一方富甲,上安村一栋宅院,流水镇两处铺子,还日进斗金,生意红火,现在更是买下了整个山头,实实在在的成了山大王,最令人喜出望外的事,天上掉馅饼,一下砸在身上,安阳觉得跟做梦似的。

         木清掐掐夫君的脸蛋,安阳傻笑着,媳妇儿这次咱真是赚大发了。中午回了宅子,安阳还高兴的合不拢嘴,为了以示庆祝,安阳觉得一顿大餐是必不可少的,木清摇摇头,看着这人晕晕乎乎的进了厨房,还真怕是一个不留心,再给烫着了,这人可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木清不放心,跟着安阳进了厨房。

         安阳恨不得和媳妇儿粘在一块,哪有不乐意的道理。木清帮着打下手,安阳觉得再没有比和心爱的人,一起做饭更有情调了。中午采的蘑菇不少,只是可惜没有小鸡,不然可以做到名菜。不过不要紧,来个野蛋滑蘑菇,口感应该不错,都是山里原汁原味的东西。手上材料不全,做不了粉丝煲,既然这里有粉条,那么粉丝出来只是时间问题,安阳摸摸下巴,回去琢磨琢磨,又能满足口腹之欲,还能赚银子,傻子才不乐意。

         要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这话说得真不错,虽然安阳平时有些不着调,但是一进了厨房,那可是妥妥的男神范儿。木清看着安阳认真的剁着排骨,眉眼带着一股子的执拗劲儿,怎么看怎么顺眼,不得不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几千年总结下的经验,老祖宗的话是正确的不能再正确。

         安阳将排骨一一斩断,拿出小沙煲,虽然没条件给媳妇儿做肉末粉丝煲,可是来个排骨山药汤还是可以有的。山药是安阳无意中在山间发现的,要说这还得归功与小夫郎,要不是媳妇儿眼尖,还发现不了这等好东西,把安阳乐的,那叫一个美,直夸媳妇儿是自己的小福星,弄得木清脸都红了。

         要说这山药可是难得的滋补好物,什么时候都可以吃,山药药用价值很高,做成药膳拿来补身体最好不过,山药性温和,不像人参药性大,用多了反而虚不受补,补出毛病。这山药可没那副作用,而且没有那股子的药味,煮着吃相当的软糯可口,也可以单着做成糖葫芦,想来媳妇儿应该喜欢。

         左右今天也没事儿,家里有糖,可以试着做做,说不定又是一道风靡全镇的小吃。两个人都有些饿了,安阳特意多做了两个菜,今儿没蒸米饭,总吃有些腻了,蒸上两条鱼,

         贴上几个玉米饼子,办蒸办蒸可是道名菜,咕嘟出的香味一会儿就飘了出来,鱼香混合着饼香,那味道简直绝了。

         今儿这顿饭可是有不少的硬菜,安阳最心水的,还是大鱼贴饼子,好久不吃,还真是有些想念。安阳一掀锅盖,热气蹭蹭的往上冒,饼子金黄金黄的,透着一股子的香味,饼贴得太紧,一下子没起下来,安阳从厨房拿了个铲子,嗖嗖两下,木清还没看清楚,自己碗里就多了三饼子。

         “媳妇儿,赶紧尝尝,这饼子香的紧,你肯定喜欢吃。”说着自己一筷子夹起来,急哄哄的往嘴里放,木清还没来得及嘱咐,就听见诶呦一声,安阳两眼泪汪汪的看着小夫郎,木清赶紧倒了碗清水,“赶紧漱漱口,又没人跟你抢,急什么,烫着了吧,”安阳一口将凉水存在嘴里,可还是晚了,嘴里火烧火燎的,那小模样叫一个可怜。

         不过好在井水冰凉,安阳存在嘴里倒是缓解不少,木清无奈又心疼,“下次可记住了,可别在这么莽撞。”安阳嘴里还存着水,闻言急急地点了点头。还好,烫着之后立马撒了嘴,不然非得起几个大燎泡不可,木清将碗里的汤吹凉了递过去,安阳的心里美得冒泡,看来自己烫着,还是有些好处的。

         要是叫木清知道安阳的想法,还指不定要怎么闹,这人真是不知道珍惜身体,气死个人,说不定安阳又得将外屋承包,与媳妇儿分离,这可是最不能忍的,说什么都不要。就跟媳妇儿待一块儿。还好安阳虽然不着调,可不是个二货,这点觉悟还是有的,不然这没媳妇儿的日子可怎么过。

         饭做得不少,可两人都有些饿了,倒是吃的一干二净。这样的生活,真是美好,怪不得人们都喜欢。安阳想起自己还有件事儿没做,小夫郎的小零嘴给忘了。好在这东西做着简单,没什么难度,安阳见媳妇儿趴在自己胸前睡得很熟,轻轻的下了床,直奔厨房,琢磨着正好媳妇儿醒了,这东西也凉的差不多可以吃了。

         来不及做竹签,安阳决定就这么弄,不用签子,直接放在案板上好了,用筷子夹着吃也不错。这做糖葫芦,炒糖色是最重要的,这可是个技术活,火候把握不好,一切都是白搭,做成了也不好吃。安阳平日自己喜欢研究这些,所以手上还是有些东西的,炒糖色是小菜一碟。

         眼看着糖炒好了,安阳一个反手,麻利的将山药一裹一滚,亮晶晶的糖就挂在了上面,好像披了一层衣服,亮晶晶的,叫人看着欢喜得很。安阳一手一个,那速度叫人看的是手忙眼乱,山药颜色不亮,若是换成山楂,这才是最正宗的糖葫芦,可惜没有摘到,不然那酸酸甜甜的味道,真是美味。

         做好关火,看着整齐的码放好的糖葫芦,看来自己这手艺还算可以,这么久没练,做出来还是很漂亮,自己还真是蛮有天分的,不一会儿的功夫,糖就全凝固了,晶莹剔透的样子很惹人喜爱。安阳端着糖葫芦,又调了两杯奶茶,就进了屋子,恰巧木清醒了,揉着眼睛打着哈切欠,可爱的紧。

         木清一醒来就闻到一股甜甜的香气,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眼前放大的脸,感觉脸上被啄了一下,“媳妇儿,醒了?”木清合上外衣,脚上找着鞋子,“媳妇儿不用下来,咱就在床上就行。”安阳将盘子端过来,放在床桌上,木清早被香味勾的醒过神来,仔细一看。这东西做的还真是漂亮。

         “媳妇儿,你尝尝看怎么样,”木清顺着安阳的手吃了一块,入嘴软糯,甘甜可口,外酥里嫩,味道很好,吃着口感很不错,安阳见媳妇儿一块一块的吃,就知道是合了人的口味,笑眯眯的看着小夫郎吃的开心,安阳想或许这是个好法子。

         在山里待了不少的时间,安阳决定带着媳妇儿回去看看,怎么着那两铺子还得回去瞧瞧不是。安阳嘚嘚的驾着小黑,一路上唱着小曲,欢乐的小模样叫人看了都想笑,木清在帐篷里笑得眉眼弯弯。

         “驭”一声,木清来不及防备,差点从帐篷上飞出去。“媳妇儿,没事吧。”“没事,怎么了?”“前面好像有个人,媳妇儿你在车上呆着,我下去看看。”“那你自己可要小心些。”安阳嗯了一声,跳下车,小心的往前边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