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心底悸动
        清冷的气流在空气中弥漫,从衬衣领口处倒灌而入,储泽猛地打了个冷战,剧烈的晃了晃脑袋,而后面色复杂的看向了略显虚弱的顾问之,嘴里有些苦涩的味道蔓延开来,像是吃了味黄连一般。

         顾问之是个男人!

         男人!

         储泽沉沉的闭了眼,压下了心头的悸动,却又有些不甘,他直起身,挺直了腰杆儿向后望去,后排乌泱泱的一溜儿脑袋,因着这部戏是战争权谋剧,女性角色不多,所以来试镜的也多是男人,颜值自是不用说,能当演员的,长相多半不赖,即便是实力派,也多是副硬汉的模样。

         有的唇红齿白,有的桀骜刚强,各种类型的男人几乎都包了圆儿,甚至储泽从中还看到了一个和顾问之风格极像的男人,端正的五官里揉进了些许沧桑感,也留了点小胡子,储泽眯着眼儿仔细的盯着那人看了许久,想象着像之前对待顾问之一样的顺毛,却觉得浑身冷不丁的泛着恶心,那种感觉,只要一想到,胳膊上脊背上就一阵阵儿的起着鸡皮疙瘩。

         只有顾问之,即便他认清楚了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人,还是止不住的想要靠近。

         不可以!他怎么能和一个男人这么亲密。

         储泽转过身,刻意的避开了顾问之的眼神,语气冷硬的吩咐,“重新开始。”

         梁堪像是习惯了储泽时不时的情绪变化,不无可否的“嗯”了声,站起身冲着众人说,“刚才顾先生身体不舒服,耽搁了试镜的时间,我替他表达对诸位的歉意,很抱歉,现在可以继续了。”

         众人也都嘻嘻哈哈的回应道。

         “哎!说的这是什么话,顾先生又不是有意为之,梁导要是这么客气,那岂不是说我等是不近人情之人啊?这锅我们可不背啊!”

         “哈哈。”

         一番话说的大家都笑出了声,也没人怀疑什么,毕竟顾问之刚才的身体状况是有目共睹的,别说认识,就算是素不相识,身边人突然心脏病发作了,谁不都得帮个忙关心一下。

         “就是啊,干嘛这么客气!”

         “谁还没个意外情况啊,没事就最好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梁堪也顺着话儿开玩笑道,“我就是客气客气,别当真。”

         “嘁。”

         在笑闹声中,周天已经从角落里走上了舞台,站在中央,似乎也心情颇好,向众人示意之后,场面安静了下来,他捡起丢下的道具,重新开始。

         这么一看,顾问之才察觉了不对劲儿,周天演的竟然是--祭祀。

         就是他之前在剧组里的角色,那个三四集就炮灰了的祭祀,就是其他人也有些惊讶,周天是谁,他可是国内目前最年轻的影帝,说句拈酸儿的话,周天的身价抵得过在场大半人的总和,而且又是混惯了电影圈儿的人,他们原想着就算来友情出演梁导的电视剧,至少也得是个男二吧,可怎么也没先到居然是祭祀。

         那个炮灰npc。

         台下的议论丝毫没有影响到周天,他已经开始了旁若无人的“表演”,哪怕没有祭台,没有火焰,他也能对着一张破板凳演的入神,压低了几分的声音在低低的念着什么,只有前几排的人才能勉强听到些许。

         此时已经完全褪去了青涩的周天,就像是真正的祭祀一样,说着不同于众人的语言,面对着祭台,恭敬地如同信仰虔诚的教徒,双手郑重的交叠,平铺在地面,脊背微塌,整个人几乎要埋在地上,安静的行完大礼之后,然后开始请神。

         青阳部落的图腾是牛,这在当时是极为高贵的信仰,因为在神话传说中,诸多神仙都和牛有着或深或浅的关系,有的是牛首蛇身,有的是牛首人身,或是仙君的坐骑和牛都脱不开关系,所以请神的动作也有些模拟牛的变化。

         具体的动作其实在原著中并没有详细的赘述,因而周天是查阅了些相关的资料,结合了书中的背景,自己创造了一套动作,没有道具和背景,看上去有些傻,但是众人都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了。

         眼神里像是烧着一团火焰,炙热,癫狂,那是一种真正的信仰。

         储泽下意识的看向了顾问之,祭祀的角色原本是他的,或许他会有更多的感慨,扭过头却发现顾问之在和梁堪交谈,梁堪的手撑在顾问之的身后,动作轻柔的给他顺着气儿,另一只手则是扶着顾问之的左臂,从储泽的方向来看,就像是梁堪把顾问之圈在了怀里一样,极其亲密。

         顾问之声音软软的说着话,梁堪也轻声的回答。

         储泽又是一阵气闷,故意的踹了下梁堪的小腿肚,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然后硬邦邦的说了声抱歉,别过头看向另一侧。

         “......”

         顾问之也看到了储泽的小动作,只是没有多说,接着问梁堪。

         “剧本是改过了?”

         梁堪转过来,摇摇头,“没有,只是想尝试一下,你看,在原著中,祭祀是个炮灰,因为意见不合所以最后被迫牺牲,虽然让人更为印象深刻,也更唏嘘,但是反过来想,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祭祀这个形象代表的是什么,就算青阳王在部落中具有权威,并且拥有青壮派的支持,但是祭祀本身就是个特殊的职业,他们能呼风唤雨,能断生死,知因果,在民众中就是一种信仰,这么轻易的让他炮灰了,不是有些不合逻辑么?”

         顾问之沉吟了片刻,恍然道,“我当时还真没想这么多。”

         梁堪笑着说,“你又不是作者,考虑这么周全干嘛。”

         顾问之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看到梁堪没有深究,也讪讪的笑笑,“之前祭祀是我的角色嘛。”

         “嗯,我知道,不过我还得联系到原作者之后再商议,说不准作者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呢,反正今天也不是正式拍摄,小天能过试镜就行。”梁堪看着台上认真表演的周天,有些隐隐的骄傲。

         顾问之失笑道,“你这话要是说出去,其他人不得疯了,周天可是影帝哎!要是连今天的试镜都过不了,传出去我们这个剧组可就逆天了。”

         “哈哈。”梁堪笑出了声,听到顾问之说“我们的剧组”时,笑的更是畅快。

         储泽的脸色也越发的阴沉了起来,恶声恶气的对着顾问之和梁堪说了句,“吵到我了!”

         顾问之抖了抖,乖乖的噤了声,梁堪则是微微的皱了皱眉,用眼神安抚了下顾问之,然后专心的看向了舞台。

         看到顾问之像是被吓到了,软乎乎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储泽又有些后悔,烦躁的挠了挠头发,不知道该说什么,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下,也不打招呼,直接从侧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