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嘈杂不堪
        顾问之郁闷着,动车已经开出了s车站,led显示屏上滚动提示着下一站a市,还有十五分钟即将到站。

         列车发动之后车速极快,车厢内却宛若平地,即便是放杯水也不会晃荡,过道里不断地有人来回经过,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老坛酸菜的味道,泡面的烟气儿在前座边上盘旋而上,不时地有“吸溜吸溜”的吞咽声,车厢里还混杂着小孩儿的哭声,零星的伴随着《喜洋洋与灰太狼》的音乐声,广播上也在不停地播放着,“请旅客不要在动车组内吸烟,吸烟会触发烟雾报警...”一时间就像是春运期间的火车,嘈杂不堪。

         顾问之叹口气,戴上耳机又顺手从包里拿了根棒棒糖塞嘴里,伸手拉低帽檐,安静的靠在车窗上看风景。

         顾家在a市,虽然名义上是直辖市,实际上离帝都也就一百来公里,动车三十分钟的路程即可到达,而且因为政策保护,所以a市没有一家化工企业,无论是气候还是空气,都远比邻近的帝都要好得多,房价也低,因此不少帝都工作的白领都选择在a市买房子,每天坐动车来回。

         顾家也是这样的想法,因为顾爸--顾新海是北京大学的客座教授,每周只有四到六节课,所以这样来回倒也方便。

         顾新海当了一辈子的老师,绝对称得上是桃李满天下,不过学生们对他最深的印象不是学识渊博,而是--潮。作为历史系教授,本该是人们心中的老学究形象,偏偏他紧跟潮流,微信微博各种社交软件玩的比顾问之还溜不说,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居然是赛车,没事就去赛车场看比赛,而且一开车就超速,驾驶执照都被吊销过两次,就为这个,他们平时都不太让顾爸开车。

         顾问之每年也会抽出两三个月时间回家住,陪着二老,不过要是知道他今年没空休假,顾骁那家伙估计又得在他耳边唠叨了。

         十一点三十二分。

         动车准时到站,车厢里互相推挤着,挪动一步都很艰难,顾问之见状又坐了回去,等到车厢几乎都空荡了下来,这才慢悠悠的拎着包走了出去,从电动扶梯下了楼,验过票之后才进入大厅。

         一进去就看到斜前方拥堵着不少人,一群蹲在出口的记者们看到他出来就像是鬣狗捕食一般迅速的弹射了过来,肩上扛着几公斤重的摄像机也身轻如燕,脚尖轻点,顾问之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溜儿的人头,这些人仔细的看了眼顾问之,甚至有人动作粗鲁的掀开了顾问之的帽檐,确认之后又失望的摇摇头。

         “怎么回事,不是说的这趟车么?这人都快走完了,怎么也没见着。”一个记者满脸懊恼的从顾问之身边挤了过去。

         顾问之被撞得有些发晕,定定的在原地站了会,就听到身边人说。

         “该不会都走了吧?”

         “怎么可能,没看到后援会都在这儿呢么!真要是许清舟出来,他们能没一点儿反应?”

         听到许清舟这个名字,顾问之才有些恍然,难怪能堵成这样,不过以许清舟的人气儿,这么些人倒也不算多,毕竟是近些年儿最炙手可热的新星,不同于明湛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纯偶像派,许清舟在出道第二年就斩获了“最佳新人奖”,近些年更是有不少的影视作品,演技不错,拍戏强度也堪称劳模。

         而且,他还有颜值。

         不过这些和顾问之也没什么关系,至于刚才的冲撞,他也没太在意,拎着包就准备走,突然身后一阵儿呼呼啦啦的移动,“来了来了!”

         顾问之恰好站在出口偏前的位置,瞬间被一群穿着后援服的妹子们挤成一团,这些人看着年纪都还小,更是有人里面套着校服,顾问之被包围在其中,鹤立鸡群却又无法反抗,只能小心的抬起胳膊,将双臂环在胸前,生怕一个不小心“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好不容易等人潮涌了过去,身后又传来了齐整的口号声。

         “许清舟!许清舟!许清舟!”

         几乎要掀翻屋顶的嘶吼声,震得顾问之心脏都有些隐隐的颤动,他转了回去,一眼就看到了刚刚抵达出口处的许清舟,即便在拥堵的人群中,也能轻易地分辨出这个人,毕竟在这种天气下还能把帽子墨镜和口罩一个都不落下的人实在是--不多。

         许清舟穿的是burberry的夏季最新款系列套装,右手半遮住的是cartier的镶钻手镯,钻石闪烁着弧度,明亮耀眼,再加上墨镜和口罩,这么一身儿打扮,让人想不注意到都难。

         顾问之看了看他,又低头瞅了眼自己,身上的休闲装大概五百块?他记不太清了,还是去年老妈给他买的那一套衣服,鞋子是耐克的运动鞋,上面还有几个不明显的脚印,不知道是刚才被谁踩到的。至于首饰,他一向不喜欢戴这些东西,总觉得硌得慌,所以也就只有出席活动时才会示意性的戴一下。

         平日里如果不是有宣传活动,顾问之都喜欢穿成这样,简单舒服,只是眼下一对比,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难怪身边儿的人从来都没的觉得他是明星。

         再看看许清舟身边一众冷漠脸保镖护场,壮硕的肌肉唬的周围的媒体都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行李更是有专人托送,就这架势,旁边那些妹子们还在硬着往里挤,边挤边喊,“清舟好帅!啊啊啊!他看我了!”

         “放屁!清舟明明看的是我!”

         “有本事来打一架啊!”

         “来啊,互相伤害啊!”

         乱七八糟的声音汇集在此处,空气仿佛都被人流堵得有些滞涩,顾问之耸耸肩,“这种待遇,还不如没有呢。”

         走出候车厅,在门口的自动售卖机边儿上,看到顾爸顾妈都等在那里,顾问之也笑着快步上前,拥抱了下二老,这才说,“爸,妈,等久了吧,刚才人多,我才出来的晚了点。”

         “没等多久,我们也是刚来,你晚点也好,免得人多挤得你身体不舒服。”顾妈笑着说。

         顾爸瞪了瞪眼,“瞎说什么!哪有那么脆弱?我看儿子脸色挺好,你就别唠叨了,赶紧开车回家,这地方真是又闷又热的。”

         见到两人又开始斗嘴,顾问之也有些好笑,老两口平日里就喜欢互相呛声,偏还就越呛感情越好,只是,顾问之皱了下眉,“顾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