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撩汉日常
        隔着一道门,仿佛是两个世界。

         顾问之在专注的做菜,土豆洗净之后,手心不断地翻转,就轻易地削去了薄薄的一层皮,之后切成丝,泡水里备用。另一边,锅里的鱼汤已经开始咕嘟咕嘟的冒着泡,见状,他赶紧把豆腐也放了进去,稍加了些盐,又合上了锅盖。

         这桌菜做的极快,因为都算不上大菜,酸辣土豆丝,干煸豆角,西红柿鸡蛋,糖醋里脊,还有个红烧鲫鱼和鱼汤,鱼买的大了些,所以干脆两吃,鱼身红烧,鱼头炖汤,倒也算是一道菜。

         之所以做这些家常菜,也是希望让储泽能吃的高兴点。

         他其实可以理解保姆的心态,毕竟储泽是盛世唯一的继承人,稍微有点闪失,没人能付得起责任,只是理解归理解,多少还是有些心疼,所以这一桌都是平日里吃惯了的菜,没有用特别的调料,简单也朴素。

         几道菜都没有放葱花,就连鱼汤里用来去腥的姜丝也在出锅前特意撇了去,等到上了桌,收拾好厨房之后,顾问之才注意到客厅的--“盛况”。

         储泽脱了西装,衬衣的袖子也被撸了起来,领口微敞,就那么和顾骁随意的席地而坐,两人拿着游戏手柄,玩的正欢。

         因为顾骁听话,学习成绩也还不错,所以即便高三了,也没有限制他玩游戏或是电脑,反倒是顾问之经常给他带些正版的游戏碟回来。

         只是此时,客厅里丢的满地的零食,两人都是随意的抓到什么就往嘴里塞,还含混不清的自带配音效果。

         “biubiu!”

         “杀啊!”

         “啧啧,你弱爆了!”

         “放屁!明明是你先死的!”

         “看招!”

         “唰!”

         “......”

         “等会再玩!吃饭了。”顾问之喊了声。

         没有回应。

         空气里只剩下“唰唰唰”的配音效果以及猛砸游戏手柄的声音,顾问之吸了口气,言辞警告道,“我再说一遍,吃饭!”

         “哎!哎!等会,就剩十八个boss了,快了快了!”

         “对对,再给半小时。”

         两人一唱一和的,连个眼神都没有给顾问之,一边嚼着薯片一边含混不清的嚷嚷着,顾问之看了眼还冒着热气儿的菜,抿了抿嘴,勾着唇笑道,“这是你们俩自找的。”说着走向了电视柜,在柜子后面摸索了一阵儿,毅然决然的摁下了按钮。

         “啪!”

         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什么情况,停电了?”顾骁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没有半点反应的电视和游戏机,咋呼道,“哥,哥,是不是停电了。”

         储泽却是第一时间看到了站在跟前儿的顾问之,再一环顾,看着客厅里的满地狼藉,也有些讪讪的,三两下就站了起来,立的直直的,小心翼翼的看着顾问之,“刚才你是不是叫我们了?”

         “没有。”顾问之微笑着摇摇头。

         储泽心下一沉,喉咙微动,清咳了两声,偷偷地用脚踹了下顾骁,“我们这就把客厅收拾好,很快!”

         “不用,先吃饭吧。”看着储泽那副小心的模样,顾问之也渐渐地散了火,其实也没什么好生气的,看储泽刚才玩游戏笨拙的样子,估摸着小时候也没怎么玩过,让顾骁闹腾下也好,省的每天都是一副老成模样。

         不过,饭还是要趁热吃的。

         察觉顾问之情绪柔和了些,两人赶紧穿好拖鞋,去洗了个手,乖觉的在桌前坐好。

         “吃多少,自己盛吧。”顾问之给储泽递了个碗,边上儿顾骁也嚷嚷着,“哥,你怎么都不帮我拿个碗。”

         “你是小孩子么,自己拿去。”顾问之说。

         顾骁翻了个白眼,“储哥难道比我小?”

         “他和你不一样。”

         听着兄弟俩拌嘴,储泽眯着眼抿了抿嘴角,自觉地盛好饭之后又顺便给顾问之也盛了些,看着散发着热气儿的几道菜,勾起了笑容,他不吃葱、姜、蒜,却从来没有和家里的保姆说过,即便菜里放了这些,他也还是会吃掉,只是刚才顾问之问时,他却突然想任性一回,此时看着这些菜儿里真的没有一点葱姜蒜,心里也不禁有些微暖。

         吃完已经八点,顾骁去洗碗,顾问之则是换了身运动衣,准备出门散步,储泽也颠颠儿的跟了上去,顾问之皱着眉打量了下,“你出门就带了这一套衣服?穿着西装散步不舒服吧?”

         储泽低头看了眼,笑道,“是有些不舒服,不过也就一天,明天我就回帝都了,没事。”

         “我那还有两套干净的,不如你试试?”顾问之有些迟疑,储泽的个头比他高了不少,体型上也更壮硕些,自己的衣服还真不一定能不能穿。

         “好。”储泽亮着眼睛看着顾问之。

         顾问之只有休假时才会回来a市住,所以这边也没准备太多的衣服,蹲在衣柜前儿翻找了半天之后,才勉强找到了个稍微大一码的上衣,至于裤子倒还好说,随便找个干净的大短裤就行。

         “喏。”顾问之把t恤放在跟前儿,说,“你换一下试试,要是穿不了我再找找,我先出去,你换好了叫我。”

         “不用,都是男人,有什么害羞的。”说着,储泽直接跪坐在顾问之身前儿,动作迅速的解开了衬衣的扣子,肌肉微鼓,线条明显,八块腹肌完美的勾勒出了身形,等到此时动作却又慢条斯理了起来,裸*露着腹部,一点一点儿的脱衣服。

         “身材不错嘛!”顾问之伸手摸了下。

         储泽瞬间僵住了,即便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顾问之的手还是有些凉,修长的手指在温热的身体上略微停留了一会,就收了回去,还笑着掀开了自己的上衣,“我太久没锻炼,肚子上都一层肉了。”

         “这样也好看。”储泽乖觉的捧场,身体却还有些僵硬,刚才的温度似乎停留在肌肤上,只是浑身的热气儿都在往那个地方涌去,就像是涡旋一般,就连血液也在冲撞,强健有力的心脏在急促的跳动,不停不息。

         “快换吧,天气热也很容易着凉的。”顾问之收拾着衣服,抬眼问,“你的需要洗么,明天估计能干。”

         “不用麻烦了,反正就一天。”

         “嗯。”

         直到出了门,储泽还有些不自在,他习惯了穿正装,从小就跟着家里参加各种酒宴,有专门的公司给他量身定做西服,从七岁到二十四的围度资料都保存的很完整,再加上他从中学开始就在国外留学,上学穿的都是制服,就连睡衣也都很正经,所以还真没有像现在这样穿着可爱的t恤,黑白相间的大短裤,招摇过市。

         “这样看着好很多呢。”顾问之看着储泽圾着双人字拖,颇有些不适应的走在鹅卵石铺就的道路上,时不时的往旁边儿扭一下,满意的点点头,“以后也要多试着穿休闲装,不工作的时候也能放松些,你怕热还总是穿西装,更不透气了。”

         “你怎么知道?”储泽有些意外。

         顾问之笑着跟旁边儿路过的大爷们打了个招呼,这才扭过头说,“很容易看出来啊,你上回穿衬衣,没一会儿就湿了一大片儿,而且头发稍都能湿透,肯定是平时经常出汗才会这样,你看看,穿个短袖后背都是汗。”

         顾问之伸手在储泽背上摸了下,给他看手上的汗渍。

         “我知道了,我会去买几件休闲装的。”储泽低着头说。

         两人从楼下转到了小区门口,又从门口逛到了公园,肩并着肩慢悠悠的晃了三四十分钟才往回走,到了门口,储泽突然小声说,“你先上楼吧,我的助理过来有点事,我和他交代几句。”

         “嗯,行。”

         看着顾问之上了楼,储泽才迈着大步往旁边的草丛间走了几步,对着“一坨东西”踹了下,低声叱骂道,“你难道真的以为这样会看不到你?白痴!”

         杂草间,一个人影正秉着呼吸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被突然这么一袭击,顿时弹跳了起来,扬起了一身儿的草枝儿,头发乱的像是被公鸡扑腾了几回的鸡窝,看着就糟心。

         他扶着腰“哎呦”着站了起来,叹了口气,“老大,我正追女朋友呢,紧急着呢,被你一个夺命连环call给拉到了这儿,跟个无头苍蝇似的跟在他们屁股后头藏了一整天,你居然还嫌弃我的反追踪术!明明天衣无缝好么!我薅了这么多草呢,何况现在天又黑,不仔细看哪能看出来。”

         “滚!要是吓着顾问之了,你就死定了。”

         “是是是。”何硕撇了撇嘴,低声嘟哝着,“有异性没人性,呸!。”

         “别扯那么多了,赶紧说,梁堪为什么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