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见丈母娘
        “骁儿去超市了,说是最近新学了几道菜,非要亲自下厨呢,啧啧,一听你要回来,兴奋地不行,对你比对我们还好呢。”顾妈颇有些吃味的说。

         顾问之哭笑不得的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顾骁那个德性儿。”上回也说要给他做水煮鱼,结果自己一个人在厨房里倒腾了半天,最后煮的就剩一锅汤了,齁的要死,喝一勺汤差不多能吃完一碗米饭,而且每次做饭都炸锅,更别提什么切到手指,都是常事了。

         “哎!骁儿说这回绝对能吃。”

         等进了家门,顾问之才明白什么叫--能吃。摆放在餐厅的是一张黄杨木圆几,纯天然的脉络中心摆着的是一份红烧猪蹄儿,之所以说是一份,因为那明显就是楼下卤肉店里的成品,连塑料袋都没取掉,顺着看过去是凉拌西红柿,凉拌黄瓜,凉拌芥菜,凉拌生菜,凉拌三丝,一水儿的凉拌菜,薄厚不均,长短不一,就连调料颜色也略微有些诡异,除此之外,唯一的热乎菜儿是--煎鸡蛋。

         还是煎的七零八落,无论如何也拼凑不成一个完整的那种。

         顾问之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果然不能对顾骁的厨艺抱太大希望,其实说起来,顾骁真不是不愿意学,实在是没那个天赋,无论做什么最后都能成功的晋升为黑暗料理。

         听到开门声,顾骁从厨房里探出了个脑袋,看到顾问之喊了声“哥”,激动地拎着菜刀就要冲过来,被顾新海一声呵斥,“什么样子!把菜刀给我放下来。”

         顾骁也不恼,乐呵呵的转身丢了菜刀,过来一个熊抱,跟树袋熊似的挂在顾问之身上不肯下来。顾妈直接把他给拽了下来,“你哥刚坐完车,累着呢,你别闹。”

         “妈,总共才半小时路程,不累。”顾问之笑着搂了下顾骁,“两个月没见,是不是又长个儿了。”

         顾骁嘻嘻一笑,比划着身高说,“那是,哥,我可比你高了呢。”说着还在顾问之身边蹭来蹭去,十七八岁的人儿了,见到顾问之还跟长不大似的。

         顾问之也都由着顾骁闹腾,顾骁小他十三岁,那时候顾家二老都在忙着研究学问,十天半个月的住在研究所不回来也是常有的事,顾骁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大的,就连名字都是他取的,所以都说顾问之这不是在养弟弟,倒像是养了个儿子。

         “好了,我再去炒两个热菜。”看到顾骁眼神蔫了下,顾问之补充道,“你的菜做的不错,不过爸妈胃不好,再弄点热乎儿的好不好?”

         顾骁“嗯”了声,亲自给顾问之围上围裙,颠颠儿的进了厨房打下手。

         顾问之随手从冰箱里拿了些豆角出来,洗过之后折成半指长短,然后利索的倒油热锅,一边将葱姜蒜切成末,恰好七分热时丢进去,再碾些花椒出来,豆角是用热水稍微焯过的,等锅内爆香之后,直接放进去翻炒即可,这道干煸豆角简单又下饭,而且顾家二老吃菜都喜欢口味偏重,所以这道菜也是每回必做的。

         趁着豆角熟透之际,在蒸锅上也放上了鸡蛋羹,撒上肉沫,出锅之后再少淋些香油,味鲜又不腻。

         交代顾骁时不时地翻炒下豆角之后,顾问之在冰箱里搜寻了下,找到一盒鲜虾,用刀尖挑开虾线,两手一捏头尾,轻松的取掉虾壳搁在碗里,倒少许料酒、盐和蚝油简单的腌制片刻,然后把西兰花切块放入滚水中焯熟,胡萝卜切成片,黑木耳也浸在温水中泡发开。

         起锅之后,将虾仁下锅,“刺啦刺啦”的油渍飞溅,吓得顾骁着急忙慌的就往后退,锅铲也掉了下去,顾问之见状一笑,“你呀!我总算是明白你为什么做饭总是糊锅了,看着点油儿都要躲,哎!以后也是个怕老婆的吧。”

         “哥!”顾骁像是被戳中了心事,整个人羞得儿就差没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顾问之笑道,“这又不是什么坏事,怕老婆是因为尊重。”

         “真的?”顾骁抬头,小心的瞥了眼客厅,然后趴在顾问之耳边轻声说道,“哥,那你下午陪我去见几个人呗。”

         顾问之难得见到他这幅姿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名字起的太嚣张,顾骁从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极少有这样的表情,顾问之也不禁感慨一声,小家伙长大了啊。

         结果自然是没有问题,没了心事的顾骁也专心的翻炒着豆角,顾问之则将虾仁盛了出来,然后放入胡萝卜和黑木耳煸炒了些许时间,便将西兰花也放入,最后出锅之前放入虾仁稍微炒了会就盛了出来。顾新海血压胆固醇什么的都偏高,可又不喜欢吃素,所以每回也只能在素材里多少放些荤味,所以顾问之也只能在素菜里加些荤菜,哄得老人家多吃些。

         几道热菜迅速上桌,还冒着热气儿,熏得顾新海的眼镜儿上都是一阵雾气,赶紧拿手抹了两把,顿时一片笑声。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午饭,热菜自是不必说,就是顾骁那味道略微诡异的凉菜,也被大家捧场的多吃了些,吃过了饭,二老去里卧休息,顾骁则是看着时间急吼吼的拉着顾问之就出了门。

         出门前还特意换了套合身的西装,皮鞋擦得锃亮,头发被梳到了后面,整个人显得成熟了许多。

         “这是去见丈母娘?”顾问之说。

         顾骁紧张的整了下衣服,然后哭丧着脸说,“昂,被她妈妈发现了,非要见家长,我哪敢儿让爸妈去啊,本来想着实在不行就一个人赴约,谁知道哥你刚好今天回来。”说着笑嘻嘻的看向顾问之撒娇道,“哥~你可真是我的救星,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对吧!”

         “说的什么混话。”顾问之没好气的翻了翻眼,“认真的?”

         “嗯”

         “哥,我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那种为了她,可以付出一切的感觉,我从来没有在第二个人身上体会过。”

         顾问之不忍心打击他,只是说了句,“你才活了多少年。”

         “可她是我的命。”

         直到顾骁去了卫生间,顾问之也还沉浸在那句掷地有声的话语中,“她是我的命。”

         顾骁从小就长得英俊,又喜欢健身,标准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学习成绩在学校里也还算名列前茅,所以从小屁股后头就有一堆的小姑娘倒追着,只是顾骁从来都看不上,回家还给他看那些寄着粉红色蝴蝶结的情书,所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顾骁这么认真的对待一个女生,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眼睛都好像泛着光,亮晶晶的。

         “命么?”顾问之扫了眼四周。

         正值午休时间,偌大的咖啡馆里几乎没有什么人,极个别的也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说着肉麻的情话,十指紧扣,眼神里仿佛只有彼此。

         悠扬的小提琴声响起,厚重的门帘被人掀了起来。

         伴随着“蹬蹬蹬”的脚步声,一个人定定的站在了顾问之身前,看着桌上的两杯咖啡,和顾问之跟前儿的空座位,语气微凛,“顾问之,你是来相亲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