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我和你睡
        听何硕汇报完,储泽面带狐疑的问了句,“你的意思是--梁堪今天儿这一整天都在逛街?买的还都是营养品,送人用的?”

         “嗯,逛了半天的商场,然后去了崎园那边,昂,就是潘家园那种专门倒卖旧物件儿的地方,收了几本古籍,然后又买了块玉,瞧着应该是送给年轻人的,专门让人重新穿了红绳,反正我跟了这一天儿,也没有别的行程,周天一直跟着梁堪,,身边儿没有其他的工作人员。”

         “送给年轻人?呵,倒是会学我。”储泽冷笑了声,“既然没行程,那就是专门来找顾问之的,对了,我之前让你查的他们俩的关系,有消息了没?”

         “那边传来的消息--”

         直到回了房间准备休息时,储泽还在回想何硕的话,之前儿试镜那次,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梁堪和周天平日里绝不是那么亲和的人,却对顾问之热情儿的有些过了头,所以他让何硕去调查了下三人的关系,得到的结果却是--没有关系。

         周天是梁堪发掘出来的艺人,两人关系好倒也正常,可在何硕调查的过程中却发现,两人和顾问之一点儿交集都没有,无论是人际圈还是平日里的生活,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他旁敲侧击的问过,顾问之也说之前不认识梁堪,让他不由得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或许就像何硕说的,可能他们单纯的是顾问之的粉丝而已,虽然这事没有结果,但是也发现了一个意外状况。

         顾问之就是“胖子不胖”。

         《青铜之战》的原作者,也是某个著名网站上的大神,以“懒”为特色,作品不多,当初几乎是一书封神,写作周期极长,一本书能写两三年,但是文笔绝佳,而且对于历史的还原度也相当高,一看就是在史学上颇有造诣。

         何硕这么一说,储泽才反应过来,“胖子不胖”的简历上写的是北大历史系毕业,辅修中文,而顾问之的资料除了没有辅修中文这条,都算符合,而且顾新海是历史系教授,家学渊源,顾问之从小受到熏陶,能写出《青铜之战》也不足为奇。

         再加上顾问之一年只接四部戏,不拍戏的时间又正好和网络上的更新时间相吻合。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只是这事儿既然顾问之没说,他也不好揭穿,正愣怔间,突然被推了下。

         “嗯?”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刚说话你都没听见。”顾问之说。

         储泽讪笑了两声,“没,有些公务没处理好,所以......没事,你刚说什么?”

         顾问之摇摇头,“我问你睡哪儿,要不你睡我房间,我和顾骁挤一挤,主卧那边儿不太适合,我爸最近老往房子里放些才出土的东西,里面儿阴气重,瘆得慌。”

         “我和你睡。”储泽压抑着心底里的悸动,解释道,“你房间不是榻榻米么,位置大睡着舒服,多铺层垫子就行,顾骁年纪也不小了,哪能和你一起睡呢,对吧,顾骁。”说话间趁顾问之不注意,偷偷的给顾骁眨了下眼。

         顾骁悄无声息的比划了个口型,“手办。”

         储泽嘴角一抽,他就玩游戏的时候那么随口一提,说家里放了好多正版的动漫手办,这小子就惦记上了,不过为了能离顾问之近点儿,手办算什么,他二话不说伸出手,翻转两下,“二十个!”

         “成交!”顾骁面带得意的略一挑眉,接着储泽的话说,“就是,我都十八了,和哥哥睡一张床多不好意思,再说了,我那床那么小,也睡不下。”

         “2乘2的床...还小?”顾问之扶了扶额,“那我、我睡主卧去。”

         “爸昨天拿回来了一堆什么棺材里儿的物件儿,据说是陪葬品,还是殉葬的那种,哎呦,老恶心了。”顾骁眼都不眨的说着谎话,嫌弃儿的小眼神都要突破天际了,顾问之浑身一凉,想想主卧里的阴森气息,干脆的放弃了,“那储泽就睡我那,我去铺床。”

         看到顾问之进了房间,顾骁才压低了声音笑道,“我就知道这方法有效,我哥啊,就怕这些东西,以前儿还怕黑,睡觉非得戴个眼罩才能睡着。”

         “厉害!”储泽赞叹道,“我的那些手办全都归你了。”

         “好嘞!”

         榻榻米上铺了两层垫子,空调调到了25度,温度不冷不热,盖着层薄毯正合适,顾问之很快就入睡了,许是累了,还伴随着轻微低沉的鼾声,极有韵律。

         “打呼都这么好听。”储泽撑着脑袋趴在顾问之身边儿偷瞧,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看着顾问之哪哪儿都顺眼,高低起伏的鼾声都觉得有些小可爱,更别说能近距离的听到顾问之的心跳声。

         心跳没有那么稳健,却一直在跳动着。

         隔着几厘米的空隙,能感受到顾问之的呼吸声,一呼一吸,温热的气息从鼻尖划过,带着热乎劲儿,储泽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屏住了呼吸,一眨不眨的看着顾问之。

         “怎么就这么好看呢。”嘟哝声微弱的几不可察。

         第一次见到顾问之的时候,他只觉得这个男人又白又嫩,就像是、像是鱼汤里炖的鲜味十足的嫩豆腐,让人眼前一亮,明知道会得罪导演,结果都未可知,还是出头帮了那个叫刘青遥的人,也阴差阳错的让自己的计划更顺利了。

         梁堪还在他面前故作不识的各种说顾问之的好,后来他也找了顾问之演过的电视剧,快进着都看了个遍,才发现,确实如此,尽管接戏不加考虑,多是雷剧,可演技就像是浑浊污水中的一股清流,出淤泥而不染,没有因为剧情逻辑混乱就随便敷衍,反而倍加入神。

         那时候他就对顾问之这个人有了好奇心。

         在盛世总部时,下意识的就想摸摸顾问之的头发,软绵绵的,就和这个人一样,没有一点儿的锐气,柔和一片。

         看到顾问之病发,他会担心,看到梁堪熟稔的模样,他会生气,顾问之的一举一动好像都会牵动他的心,而他,也就任由自己沉沦。这在以前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他,没有什么是自己得不到的,所以没有必要太过迷恋,可现在,他好像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了。

         寂静幽深的夜晚,只有窗户上能隐隐的透过星点月光,柔和顺滑的洒了进来,照在地板上。

         “扑通扑通”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声,和顾问之的心跳逐渐的和谐了起来,融为一体,难分彼此,带着些微的律动感,不停地跳动。

         “当你看到一个人周围的所有人不管男女都像是情敌的时候,那就是爱情,和性别无关。”这是顾骁对他说的话,他当时还没有什么想法,可知道了梁堪和周天来a市就是为了顾问之的时候,那种想让他们滚远点的感觉,大概就是顾骁所说的——周围都是情敌。

         他为了顾问之破例,以公司的名义急召梁堪连夜赶回帝都,以个人的名义拜托人给周天安排了几项行程,直到确认他们俩在开机前都不会有时间才放心。

         理智上很清楚,他不该这么放纵,也不该为了一个尚且不了解的男人这么用心,可顾骁说的没错,感情有理智根本无法理解的理由,他就是想靠近顾问之,像现在这样,没有别人打扰,甚至完整的拥有眼前儿的这个男人。

         “真是拿你没办法。”

         他轻轻地贴近了顾问之,在白皙光滑的额头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下,无声无息,也没有任何的波澜。

         “晚安。”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入房间,在地板上印射出痕迹之时,储泽就醒了过来,他作息向来规律,不用闹钟也会习惯性的起床,只是身体却有些难以动弹,他仔细的看了眼,才发现顾问之就像是八爪鱼一样,紧紧地环抱着他。

         “哥,起床了。”顾骁习惯性的推门而入,看到这一幕瞬间闭上了眼,“非礼勿视,你们--我还是个孩子啊。”

         “你哥还没醒。”储泽淡淡的说。

         顾骁仔细看了看,这才恍然,“难怪,空调开的比平时低,我哥体寒,估计是半夜觉得冷了,所以才主动抱着你的,不过,嘿嘿。”

         放肆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顾问之在呢喃中翻了个身,揉了揉眼睛又接着睡。

         储泽眉梢轻挑,“这是没醒?”

         “没呢,我哥特别喜欢睡觉,如果不叫醒能直接睡到下午,不过他昨天说要起来弄什么剧本,特意让我叫他起床来着。”

         “那就让他休息吧,我公司还有事儿就先走了,衣服就放这。”

         “笨!”顾骁没好气的说教,“你把衣服带走,就说穿过了回去洗一下再还,不是又能约一次我哥了么!你们俩都这么不开窍,我真是--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