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针锋相对
        “年纪不大,可长得丑啊。”储泽斜倪了眼梁堪,语气微嘲。

         梁堪也不愿示弱,皮笑肉不笑的说,“总比某些人毛都没长全的好吧,屁大点儿年纪,也不知道尊敬长辈,断奶了么?”泛着光的眸子里隐约能反射出鄙夷的目光。别以为他不知道那天公司的事都是储泽的安排,不过是怕他和顾问之接触太多,影响到顾问之的选择。哼,以后的事可说不准呢。

         “长没长全,要不来验证一下?”储泽面色微冷,薄唇轻抿成一条直线,眼底都掩着一丝煞气,迸射出的火花飞溅的四处都是。

         “怎么突然有些冷了。”旁边站着监督设备安装的场务搓着胳膊说。

         “......”顾问之有些无语,谁能来解释一下,这两个人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开启了互嘲模式?而且--还这么幼稚。不过说起来,他和储泽相处过几次,除了略中二的脾气之外,还真没什么可挑剔的,对人也都温和之极,可如今认真起来,倒是颇具威势,浑身的那股气息就让人有些惧意。

         梁堪也微滞,反驳的话有些说不出口,眼神出现了些许的慌乱,隐隐的避了下,就是这么一下,在对峙中已然率先示了弱。

         “你——”他硬着想要再说些什么,顾问之已经出言打断了对话,“梁导,刚才场务找你,说开机仪式还需要你准备些东西,我也没听清,要不你跑一趟辛苦一下?”

         场务就在祭台前,刚才也未曾过来,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只是顾问之递了台阶,梁堪便是心有不甘也只能顺着下了。

         储泽嗤笑了几声,也不多说,只是悄悄地挪了两步,站在了遮阳伞向阳的方位,小角度调整几下直到顾问之身上再晒不到半点儿阳光之后,才挺直的站定,装作无意的用脚尖蹭了下顾问之的裤腿。

         “嗯?”顾问之抬眼。

         储泽的目光飘忽的看向别处,随意的回了句,“没事,刚没站稳,新买的衣服鞋子有些不适应。”

         顾问之的眼神四下里打量了下,也不禁有些笑意显现在脸上,储泽今天穿了身浅灰色的休闲装,上衣是浅灰色的外套,里面儿穿了件纯白的t恤,裤子也是同一色系的西裤,略微宽松,但是穿出来却显得格外精神。

         鞋子穿的则是材质颇软的牛皮鞋,虽然较之皮鞋外形相似,但是多了几分休闲的意味,也不至于那么硬,感觉上舒服许多,虽然多少还是有些正式,但是人的习惯是毕竟是一二十年养成的,储泽能有这样的变化,已经是预料之外了。

         “这样很好,也特别好看。”

         听到顾问之的话,储泽面儿上没有一点表情,耳朵却微微的有些泛了红,心里更是波涛汹涌的堪比涨潮时的海岸,恨不得把顾问之的话昭告天下,顺便给梁堪那白痴一记暴击。看看,顾问之说他好看,还是“特别好看!”

         光论颜值,梁堪就输了好么!

         心情颇好的聊了几句之后,储泽突然环顾了一圈问道,“你的助理呢,没跟着你过来?”好像上次就是因为那个叫杨剑的咋咋呼呼,才弄得顾问之险些在试镜厅摔下去,这次干脆连人儿都见不着了。

         提起杨剑,顾问之就有些头疼,“说是要请假一段时间,筹备杨家太爷爷的大寿。”

         “什么时候过寿?”

         “七月十二吧。”顾问之有些记不太清了,大概就是七月中旬那几天,以前他也是每年都要陪着家里人一起去庆贺的,毕竟杨老太爷已经九十六岁了,说句难听的,活一天少一天的人了,大半截身子都入了土,谁也不知道哪天儿人就没了,所以现在即便不是整寿,杨家也还是办的很大,多年的故交们也大多会带上子侄辈去热闹热闹。

         储泽有些不满,“现在才六月,办个寿宴能从今天儿筹备到七月中么,再说了,他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轮得到他准备什么?你就这么由着他,没有一点纪律性,以后和皇朝解约了怎么能负责你的经济事务?”顿了顿,眼神微转,接着说,“不如我给你挑个助理,你看何硕怎么样?”

         不远处正亦步亦趋的跟在江萌身边儿的何硕猛地打了一连串的喷嚏。

         “这——”顾问之正想拒绝,抬眼就看到储泽脸上一抹笑意,才意识到他只是在开个玩笑,也不禁笑了起来,“我就说你怎么会提这种话,听说何硕可是盛世的‘二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哪能屈尊来给我一个过气儿的艺人当助理。”

         储泽正了正色,“你要是愿意,我就把他调过来,给谁当助理不是当,反正干的都是跑腿的活儿。”

         “别,我可付不起何助理的工资。”顾问之赶忙摆摆手。

         “工资我来付。”

         “真不用。”顾问之一脸正经。

         见到没把何硕送出手,储泽的表情不免有些遗憾,现在顾问之还没有解约,名义上的经纪人也依旧是周跋,他身为盛世的人,也不好插手这些关系,杨剑看着又是个不靠谱的,如果顾问之愿意让何硕过来,那还真是挺合适的,想到这,储泽又劝了句,“要不再考虑考虑?何硕虽然看着怂,但是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毕竟在我那锻炼了挺久,放出去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了。”

         “别闹,杨顾两家是世交,杨剑的父母和我爸妈也是老相识,当初都是一块儿下乡当过知青的交情,我要是真把杨剑就这么放回家了,回头不好交代,他也确实有些毛病,不过年纪还小,好好教教应该能有点起色,以后要是实在不行,那再考虑。”

         听到这话,储泽也不好再说,毕竟这是国内,很多时候都是面子大过天,顾问之拉不下脸也是正常,遗憾的看了眼正跟着江萌颠颠儿的献殷勤的何硕,转而说道,“既然你不愿意换了助理,杨剑那边儿又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你的经纪人也派不上用场,不如我先给你借个助理?盛世那边有一批才培训出来的助理,其中有一个叫王斌的,在社交上相当有天赋,我也比较看好他,只是盛世的人才选拔比较严苛,就一直没有空位儿让他历练,你这边既然没有人手,不如让他先来试试?”

         说完还怕顾问之反悔,又加了句,“等杨剑回来,你就让他回盛世,工资都是付好的,就当是给年轻人一个机会,行么?”

         看储泽这么认真的为下属考虑,顾问之略微沉吟了下,也就点头道,“行,反正就二十来天,他要是不觉得委屈那就来吧。”

         “好,等会我就让他来!”

         顾问之原本想说不用着急,片场离得也不近,结果还没来得及说,储泽已经转身跟何硕吩咐好了,修长的手指在空中无力的挥了挥,半晌还是默默的放了下来,算了,毕竟是一番心意,储泽又是个骄傲惯了的人,若是说得多了,觉得他是想拒绝就不好了。

         此时余胜男也客气的和袁野握了握手,录完了专访,场务催着顾问之去准备,他向来不喜欢应付这种场面活儿,就笑着推辞了,顺便把身后的几个试镜时表现极好的新人给推了过去,让他们多一些露面的机会,虽然梁堪嘱咐过要等官宣之后才能发布演员相关讯息,但是对于新人来说,多一次曝光就意味着多一分希望,因此顾问之这个举动,倒是让不少人在心里默默的记了他的好。

         “顾哥,要是圈里儿的前辈都跟你一样照顾新人那就好了。”袁野站在旁边,看着这群一听到采访就激动的不知所措的新人们,有些感慨。他虽然才大三,但是也有过几次跟组的经验,是见过那些自诩前辈的人如何人模狗样的做些“恶心事”的,仗着有经验,就明着靠走位抢新人镜头,更别说言语上的欺辱和讽刺了,像是顾问之这样的前辈还真是少见。

         顾问之讪讪的摸了下鼻子,好像收到了一张“好人卡”?可他真的只是懒得去面对镜头,还有余胜男那刁钻的问题。而且那边现在画风略诡异。

         余胜男在进行采访,江萌扛着摄像机跟在边上,旁边还蹲着个“哈巴”,不对,是京巴。

         何硕就跟忠犬似的,一步不离的跟着江萌,端茶递水,吹风打扇,稍微有点汗儿就赶紧给擦干净,那架势恨不得把摄像机都端过来帮忙拍照录像,偶尔江萌跟他说几句话,那张脸就笑的像是风干了的桔子皮,一层层的褶子往上叠,油腻又恶心。

         “真是一物降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