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你想投资?
        在众人的吐槽声中,关于这件事的硝烟也散了个干净,尘埃落定。

         人们装作一副慈悲的模样,对受害者报以同情,却在下一条新闻出现后又将此事抛到了脑后。

         不过好在,顾问之等人也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储泽和何硕等人在筹备着新公司,一个可以让储泽随意施展自己的才华抱负的公司,趁着还有些余温,段刚依旧丑闻缠身的时机,皇朝也“友好”的分了一杯羹,俗话说引狼入室便是如此,请神容易送神难,段刚以股份为代价,说动了皇朝的高层支持他换下储泽,现在也终于尝到了恶果,此时的盛世自顾不暇,自然也无人关注储泽的新动态。

         顾问之也回到了片场拍戏,他自从认识了储泽之后,似乎就开启了热搜体质,动不动招黑不说,媒体也总是关注他的动态,目前二线的身价,几乎能有一线的热度,尤其是之前几次事件,大涨大落,人气反倒是增长了不少。

         这一点从粉丝的数量上就能看得出来。

         “顾哥,到了。”王斌停好车转身叫醒了顾问之。

         昨晚拍戏拍的太晚,顾问之几乎没有怎么睡觉,今天又一大早赶来剧组,刚才在路上就眯了会。

         听到王斌说话,顾问之含混不清的嘟哝了一声,摸索着旁边,把座位往上升了点,也不睁开眼,熟练的抽出一张湿巾直接捂在了脸上,被沁着凉意的湿巾猛地一激,登时就抖了个激灵,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王斌已经准备好了温水,倒在茶杯里,看着顾问之清醒过来就递了过去。

         温水里溶了点蜂蜜,是梁堪送来的,据说他现在拍摄的新剧片场设在了大山深处,刚巧山里人擅长养蜂,就收购了些土蜂蜜,给顾问之寄了回来,关于这点,储泽表示很坦然,有东西送不要白不要,就是当时的表情不太好而已。

         纯正的土蜂产的蜂蜜量少,多是结晶状,遇水不易融化,不过在温水中泡了几分钟之后,甜味都浸了水中,喝下满满一杯,顿时觉得整个人都畅快了几分。

         喝完水又吃了几口包子先垫了垫肚子,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八点了,这才下车往片场里走。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有几个粉丝在门口,举着牌子似乎是在等他。

         “顾问之顾问之!!!”

         看到他出现,几人都有些兴奋,不停地挥着牌子,王斌凑到跟前说了句,“都是来探班的。”

         说是探班,其实就是散粉私下里的活动,一般剧组正式开放探班,会给各大主演一定的名额,由官方后援会选定人,然后统一好时间,来回接送,在剧组也比较有秩序,就是为了避免出现问题,但是这种官方组织的探班基本上也就一两次,如果商量好,后援会也是可以组织探班的。

         但是这种机会不多,大部分的粉丝都喜欢到影视城碰碰运气,毕竟像帝都这种大型影视城,全国也就两三个,国内电视剧的拍摄大多是在这几个片场中,因此运气好的不但能碰到自家偶像,还能遇见不少明星。

         顾问之的这几个粉丝,怕是也抱着这种想法,才会一大早就蹲守在片场的。

         顾问之和气的打了声招呼,上前给每个人签了个名,几人还抱着一堆礼物,说是其他粉丝给准备的,让他们转交,顾问之笑着拒绝了,“喜欢我就够了,我不希望你们再花些冤枉钱,礼物拿回去吧,这几封信我收下了,告诉他们,我很感谢。”

         他很有礼貌的道了声谢,嘱咐粉丝要尽快回家,路上小心等等,才转身进了片场。

         “嗷嗷嗷!顾问之真的好暖!”

         “之前还错怪他了!我以后一定坚定地粉他!”

         这话一出,旁边几人也笑了,“嘁”了一声,鄙视的说,“好意思么?就你换‘老公'换的最快了,看一部剧换一个偶像。”

         “这个、不能怪我啊,谁让他们都长得那么好看。不过顾问之真的好赞啊!”

         “说的是啊,之前我来过一次影视城,碰到了个明星,还想着能要个签名呢,结果,啧啧,那态度,跟见了仇人似的,经纪人挥挥手就让我们赶紧离开了。”

         保安也听了几句,有些不屑,这种事他们见的多了,国内多少明星都在这个影视基地拍过戏,不搭理粉丝的还算好的了,有的明星那叫一个大牌,出门前呼后拥,十来个助理陪着,进了组之后要求还特别多,住宿上要求五星级酒店,吃饭不能吃盒饭,拍戏还要清场,不然就演不下去。

         其实这件事上人们对于演员的误会特别大,都觉得拍戏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事实上,拍摄现场包括摄像机位等工作人员加起来能有上百人,要面对这些人,还要尽量进入情境,本身就是很难的事情。

         不过像那种拍戏要求清场的演员,通常都不太受欢迎。

         顾问之这种亲和力百分之百的演员,不耍大牌,不提要求,已经是片场的一宝了。

         “我拿着吧。”王斌走在顾问之身边,接过了他手里的几封信。

         不收礼物一方面是不希望粉丝破费,因为一旦开了个头,之后就会越送越多,越送越贵,顾问之也不缺钱,真没必要让他们花这些钱来给他买东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全。

         包括这些信都是要王斌先过一遍的,以前有过黑粉冒充后援会的人,给明星送的信里面儿是血书之类的恐吓信,从那以后,艺人再收这些东西,都会万分小心,甚至有的明星当面笑着收下,回头就直接丢到垃圾桶的也很常见。

         顾问之倒不至于丢掉,但是让王斌先检查一遍还是很有必要的。

         他也没太在意,背着手跟个老干部似的就进了组,到了跟前才发现,陈导正在发脾气,指着一个演员骂的正欢,当然没有慰问祖宗十八代之类的,就是训斥他不好好演戏,台词也不认真背等等,只是语气有些冲。

         顾问之眯了下眼,绕了几步路,和正在看素材的副导打了声招呼,问了下情况。

         “陈导这是怎么了,才开拍就发火呐。”

         副导揉了下眼睛,长时间呆在屏幕前,眼睛酸涩的连眼药水都起不了什么作用了,揉了几下之后才嗤笑着说,“都是活该,准备了大半个月的戏份,一拍就ng,台词基本上记不下来,非闹着要后期配音,开什么玩笑,这货以为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十八线小艺人,也敢要求配音,我呸!”

         副导有些不爽的埋怨了几句,顾问之也应声附和。

         说了几句之后,顾问之试探着问,“陈导今天心情不太好?”

         剧组里有一两个演员有这种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也没有说发这么大的火,今天怎么就爆发了。

         “还不是因为--”副导的话戛然而止,摸了下滚圆的肚子,小眼睛滴溜溜的乱转,也不接着说,点了根烟就端坐在椅子上吞云吐雾了起来。

         王斌有眼力见儿的上前了两步,塞了一包烟过去,笑眯眯的讨好着说,“哥,给点口风呗。”

         副导拍着王斌锃亮的脑门,挑了挑眉说,“好小子,会来事!得,那就说两句,回头可千万别把我卖了。”

         “一定一定。”王斌点头哈腰的说。

         副导四下里瞧了一眼,看着没人才压低了声音说,“制片人准备撤资了。”

         一句话跟晴天霹雳似的,惊得王斌有些怀疑的往后瞥了眼顾问之,两人对视了一眼,顾问之也摊了摊手,示意他没有听到风声。

         “之前不是说现在这制片人是陈导的兄弟么?”

         虽说不是亲兄弟,但是一起当兵退伍的情谊,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退伍之后,一个下海经商,多少小有资产。一个回校进修,成了著名导演,又时常有合作,怎么会说撤资就撤资。

         王斌顺手又塞了两包烟过去,副导就接着多说了几句。

         “兄弟能怎么样,这年头,为了利益,别说拜把子的兄弟了,亲兄弟都能背地里捅上一刀,要不我说你还没历练到位呢,好好学着点吧。咱们这部剧,之前是做过预算的,但是一来之前有事耽误了一段时间,二来陈导又太精益求精,还没拍完预算就超支了,制片公司也就是个小公司,压根不可能再出钱,不过啊,其实这都不是重点。”

         副导抽了口烟,又缄默了,看着他这幅模样,王斌就恨得牙痒痒,只是话都听了一半,半途而废更是心里不爽,干脆直接递了个红包过去。

         副导把红包掀了条缝,看了一眼才满意的干笑了起来,笑过之后痛快的说了剩下的话。

         “钱都不是事,重点是压根卖不出去,别说各大卫视,就连地方台都不肯要,说是今年流行仙侠剧,都等着买那些剧的二轮三轮播放权呢。”

         “版权都砸手里了,不可能改网播吧,这种文艺片,就算是网播,估计都收不回本,所以那边才想着撤资的,现在撤资还能少赔点,再等等啊,裤衩子都得赔进去。”

         话里话外,还是赚不了钱的缘故。

         而且看副导这态度,估摸着也对《逍遥》没什么信心,这倒也是正常,电视剧和电影不一样,电影可以文艺,可以小众,挣不了太多钱也可以拿奖,可电视剧就不一样了,国内电视剧都是为了迎合观众的口味,仙侠剧热播的时候,接二连三拍摄的都是仙侠剧,古装剧火了,就都跟风拍摄古装剧,偏偏这种蹭热度的剧,还都能小有盈余。

         《逍遥》这种,用电影的手法拍摄电视剧,本身就很吃亏,剧中又多是三四线艺人,除了顾问之能带动点话题之外,基本上连个水花都砸不响,宣传团队也不给力,现在连制片公司都准备撤资,陈中平这么大火气,也就说得通了。

         现在的档期也比较尴尬,因为已经五月,再往后一两个月,差不多中高考结束,学生们也该放暑假了,暑期档的争夺一向惨烈,拼人脉拼能力拼资源,就想着在暑期档分一杯羹,一线卫视不缺剧,只看怎么选择了,二线卫视又巴望着能拿下二轮首播,在暑假的末尾赚一点收视,三线卫视买不起大制作的电视剧版权,只能播一些往年播过无数次的“神剧”,这之中,就没有小制作电视剧的生存之道。

         尤其是《逍遥》这种剧。

         说的好听点儿是历史电视剧,说的难听了就是个宣扬道家文化的文艺片,没有噱头没有爆点,自然是很难卖出去。

         顾问之找陈中平聊了之后才知道,情况远比想象中更艰难。

         因为剧组管理太严苛,戏份又吃重,这些人可能也从侧面打听到了一点半点儿的消息,弄得几个配角演员都撂挑子不干了,宁愿付违约金也要退组,当然这些不出名儿的艺人,薪酬就不算高,违约金也不会亏太多,但是因此弄得剧组里人心惶惶。

         原本陈中平看好的编剧被别的剧组挖了过去,只留下了个没有修改完的剧本,拍过的部分还好,没拍的部分尚且粗糙,很多东西都需要再仔细修改,这一点陈中平也很无奈,优秀的编剧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可他也确实也没有理由让人家放弃高薪酬来帮他实现理想主义。

         编剧撤离,工作人员也迟迟没有发上个月的工资,整个剧组几乎都面临瘫痪的状态。

         “怎么会这样?”

         顾问之有些不解,就算预算超支,也不至于拖欠工作人员的薪水吧,几百个剧组人员,工资加起来能有多少?

         陈中平苦笑着说,“从一开始进组,演员们的薪酬就发了的,这都是算在预算里的,包括你的酬劳,六百万都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了,你这还是给的友情价,其他的光三线的几个艺人,就已经报到了四百万的价格,这才二十六集,你想想,这些费用算下来,整个制作经费就去了一大半,现在有几个交了违约金的,但是费用是直接还给制作公司的,我一毛钱也没有,你说工资怎么发。”

         顾问之听了也有几分咋舌,他只是个演员,也没有了解过幕后的制作情况,还真不太清楚这些,可照着陈导的话说,他们这种小制作的费用都大多用在了演员薪酬上面,那就不难想象为什么现如今电视剧的投资比重越来越大,制作却反而更加粗制滥造了。

         物价飞涨,演员的身价也在成倍的增长。

         储泽给他看过一份盛世的价目表,几年前国内一线电视剧大咖的报价大约在三千万左右,但是现在基本上已经翻了一番,高的能报到八*九千万左右,就连二线也能报价上千万,制片方也无可奈何,不请人气演员就没有收视,没有收视就收不回本,恶性循环,演员薪酬的占制作经费的比重越发的大,制作费用自然被一再压缩,电视剧的质量也越来越低。

         这一点国内国外的区别相当大,国外电视剧不认人,管你长得多帅,剧情不好演技不好就是白搭,但是国内粉丝效应太强,观众盲目崇拜,只要是偶像出演的电视剧,一律买单,多雷人的剧情都能昧着良心到处安利。

         “这也是没办法。”

         顾问之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是看着陈中平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地上烟头堆了一地,就觉得有些悲哀。

         其实之前这部剧有接到过赞助商的邀约,提的要求就是,要在剧里植入他们的产品,还要求有广告词,这种现象其实很常见,早几年某个鸡尾酒品牌赞助了好几部电视剧,于是在电视剧里就会发现,酒吧里的酒全是这个牌子的鸡尾酒,商店里也把酒摆在最起眼的地方,甚至就连亿万富豪的别墅里都放着这种酒,最可笑的是,明明没有度数,喝了还会醉。

         这种植入性广告算是比较多的了,就连好莱坞大片里,在外太空还喝着国内某品牌的牛奶,所以也不足为奇。

         问题是,找上陈中平的是个卫生巾品牌......

         他们这部剧的背景虽然是在现代,但是现代的剧情基本上只是串成了一条主线,百分之九十五的剧情都是发生在战国,还原当时的盛况,妈蛋让古代人用卫生巾?用完再夸一声好?

         想一想,在战国的烽火硝烟中,女人们上完茅厕,然后端举着某牌子的卫生巾,竖起大拇指说:“三百六十度防侧漏,晚上睡觉再也不怕翻身了。”

         脑海中闪过这种情况,就觉得毛骨悚然好么!!!

         陈中平自然是不可能同意,别说卫生巾了,就算是什么可能合情合理出现的东西,他也不可能同意。

         “没有人不爱钱,但是既然决定了要完成一部好的作品,我就一点也不会妥协。”陈中平说。

         顾问之听完也有几分敬意,其实以陈中平的身份,如果肯去拍那些大ip改编的电视剧,投资商一准争先恐后的扑上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说是商人重利也不为过,只考虑着利润,却不会为了祖国的文化传承而投资。

         直到顾问之上场拍戏,他还在回味着陈中平说的话,这个朴实的汉子让他多少有几分感动,其实说到底,这部剧不可能大火,但是正如同他愿意自降薪酬出演的理由一样,这是部好剧。

         抛去主观因素,例如收视或是网络播放量,《逍遥》从剧情的完整度到新颖的切入角度,包括立意,都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剧本,陈中平和顾问之都是见猎心喜,只可惜,现实更残酷。

         心底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弄得顾问之有些心痒,不过眼下还是要先做好本职工作,他回了回神,和对戏的演员对了遍戏,才重新进入了状态。

         因为之前没有退组的演员大多已经完成了个人的戏份,现在剩下的大多数都是顾问之的戏,因此他的任务很重,连着拍摄了十几场才能忙里偷闲的休息会。

         长时间的站立弄得顾问之有些腰疼,导演喊完“咔”他就直接蹲在了地上,脸色有些发白,不停地冒着虚汗,缓了好一阵之后,才让王斌扶着到了一边,躺椅太硬,王斌就在两棵树之间给他挂了个吊床。

         吊床上还铺了两层薄毯,能禁得起一百公斤左右的重量,相当结实,躺上去有些软绵绵的感觉。

         “就是晃得我有点晕。”顾问之揉了揉眉心,接过纸擦了下汗水,给储泽打了个电话。

         电话拨出去之后响了一声,就听到储泽带着笑意的声音,“拍戏结束了?”

         “没呢。”顾问之嘟哝着说,“等会又是我的戏。”

         “累么?”

         “还好。”

         储泽表示不相信,“不累才怪呢,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了,饿了?”

         “不是。”顾问之平躺着看着天空,树阴繁茂,仅有的一点儿阳光透过交叉的枝桠间洒了下来,有些暖洋洋的,也不觉得阳光刺眼,他思考了一会,不确定的说,“我们剧组制片方撤资了。”

         “毕竟是小公司,因为版权吧。”

         储泽都没有什么意外,虽然他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但是这种事想也知道,肯定是卖不出去了,当初这个制作公司能同意投资是因为和导演的私交,但是公司毕竟不是一言堂,如果注定会亏本,没有人会由着公司领导胡来,那些有利益相关的高层第一个就会反对了。

         不过听顾问之的口气,似乎不是为了说这个。

         “你想投资?”

         顾问之惊得被自己口水呛了一口,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晃动间又带动了身体,后腰上跟针刺一样锥心的疼。

         “嘶!”

         倒吸了一口冷气,顾问之示意王斌赶紧过来帮他按一按,才对着电话说,“储泽,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他可是一句话都没说,结果什么都让储泽给猜中了,思维也太敏锐了些。

         储泽坏笑着说,“那不是挺好么,我也挺想进入你的身体的。”

         顾问之“切”了一声,反应过来之后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顿时耳尖都泛了红,“呸!”了一口,说,“小小年纪不学好!”

         “哈哈!”

         储泽畅快的笑了几声,仿佛把这些天的郁气都一扫而空,而后才认真的说,“你想接手那就去做,王斌的本科读的是经济学,这些算账的问题你都交给他就行,花了多少钱,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