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王八之气
        浮在眼前的是一双瞪大了的瞳孔,顾问之唬了一跳,推开一看才发现是小张,那个正值青春期满脸痘的实习生,正嘻笑着对他说,“顾哥,你可真是厉害,站着也能睡得这么熟。”

         开玩笑,就片场刚才那闹哄劲儿,能睡着的都是人才。

         顾问之揉了揉小张的头发,随意道,“没办法,习惯了。”以前的经历逼得他就连在逃亡之际,面临生死威胁时都敢趁机迷瞪一会,更何况是现在。安宁祥和的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柔软的气意,只要一停下工作,他就舒服的直犯困。

         “哦,对了。”小张掂了掂脚尖,凑在顾问之耳边幸灾乐祸的说,“胖球儿被辞退了,听说储总要换梁堪梁导来执导呢,不但所有的东西都要重新拍摄,重新准备,就连发布会都要重开呢。”

         顾问之愣了愣,“全部?”

         “嗯。”小张点点头,“储总说了,剧组人员安排不动,演员由梁导重新试镜,合适的就留下,不合适的就另外结算工资,会给红包呢。”说着得意的摇了摇手里的红包,“喏,这是给你的。”

         “我也有?”顾问之继续愣神。

         小张“嗯”了声,接着说,“可不是么,好家伙,刚才储总亲自从车里搬了一箱子红包下来呢,每个人都有,就连做饭的何嫂都没落下,顾哥,不是我说你,要不是我帮你领,等你睡醒了,说不定你那份早被谁给吞了,你就是心太大,拍戏也是,人家抢了你镜头也不轧回来,以你的演技要是想为难那群眼睛长鼻孔上的白痴,还能给他们留活路?”

         顾问之一脸呆滞。

         “顾哥?”小张挥着手在顾问之眼前晃了晃,“顾哥你不会又睡着了吧...”

         小张一直在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顾问之却是有些走神,他在想储泽的来意,没有人会闲的没事干随身携带这么多红包,照小张的话说,每个人都有,有多有少,数目大概在二百到五百之间,这样的一个数字,凭的全是运气,运气即便是不好,也差不了多少,幸运的自然是心情大好,就算是抽到二百的,那也是这白来的钱,剧组人自然是对储泽,对盛世观感大好。

         况且连做饭的何嫂都有一份,他们这个片场,因为胖球儿几乎删掉了所有的战争戏,所以没什么群演,可上上下下至少也得四五百人。

         一人两三百,起码得十来万的花销。

         那位储总,再怎么不差儿钱,也不至于这样撒钱,所以定然是早就计划好的。一边杀鸡儆猴,不给胖球儿反应的就卸了他的职,另一边用红包收买人心,安抚情绪,这样说来,就算今天他没有被推着出头,只怕他们也是留有后手的。

         再细想,储泽出现的时机也有些巧,剧本虽然基调有些污,但不至于每天都是这样的戏份,而今天的拍摄内容明显是整部剧最“黄暴”的一场,拿这个当借口更容易稳住人心。毕竟没有人愿意拍摄这种不入流儿的东西,尤其是女演员们。

         可要说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只为了换个导演,恐怕谁都不会信,再联想一下胖球儿最大的依仗,盛世分公司的副总哥哥,这么个局,就有些意思了。

         “这个小储总,不简单呐。”顾问之轻声笑了笑。

         “当然不简单了。”小张哀叹一声,“储总就比我大一岁,可他现在都是ceo了,我还只是个小实习生,果然是造化弄人啊,我们还在起跑线上挣扎呢,人都直接生在终点了。”顿了顿又崇拜的眼神,“不过顾哥,人和人就是不一样,看看储总的风度,气场简直要爆了好么!就是那种!那种!那种什么来着。”

         小张皱着眉想了会,突然间打了个响指,兴奋道,“王八之气爆表!”

         “噗...”顾问之一口水没稳住,沁凉沁凉的矿泉水喷了小张一脸,洒着水花儿溅在了发梢上,原本就柔软的毛发愈发的软趴趴,像是只温顺的萨摩耶,满脸幽怨。

         “咳咳。”顾问之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的从兜里掏出了个手帕,帮小张擦了擦脸,“我刚没注意,抱歉抱歉。”

         “不过,王八之气爆表这种话你是从哪学来的?”顾问之好奇的问道。

         小张回了一个幽怨的眼神,擦干了脸上的水渍,片刻竟又兴奋了起来,“小说上都是这么写的啊!王八之气爆表,万人臣服,是个人都想拜倒在石榴裙下,呸!那个淫威之下!好像也不对。”

         “算了算了,爆表就爆表吧。”顾问之打心眼儿里觉得这是在骂人,但是看小张这语无伦次的讲解,半天也没弄懂是要说什么,算了,管他骂人还是夸人,反正说的也不是他。

         【二十公里外的某人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顾哥,你怎么又发呆了。”小张揉了揉鼻子,安慰的看着顾问之,“顾哥,你放心吧,储总都说了,梁导到时候会亲自试镜选人,以你的演技,说不准能演个男二号呢,可比你现在那个祭祀要好得多。”

         顾问之满脸无辜,谁说他是担心角色问题了。不过,“为什么是男二?”

         “这个。”小张犹豫了下,小心的抬头,“顾哥你的年纪演男一有点大吧...”

         顾问之:...卒

         “你个混小子!瞎说什么!”组长面色不虞的过来揪走了小张,临走还不忘安慰顾问之,“老顾,你别听他瞎说!我看你演男主的少年时代都不违和,真的。”

         顾问之:...老顾...少年时代...

         组长你这安慰还不如不安慰呢。

         顾问之叹了口气,仔细的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

         除了眼底因为熬夜造成的青暗用惨白色的妆容也掩饰不住之外,好像一切都还好,因为这些年过得养尊处优,几乎没什么皱纹,皮肤也还水嫩,唔,稍微捯饬一下,出去还是能糊弄糊弄年轻小姑娘的嘛。

         这么一想,顾问之又笑了起来。

         “顾哥,你笑什么呢?”收拾完东西的化妆师路过看到顾问之笑的灿烂,顺便问了句。

         顾问之勾了勾嘴,“知足才能常乐啊。”

         化妆师:...什么鬼!顾问之你就是个披着年轻人皮子的老妖精吧!那种“没有人肉吃点草也能饱腹的老妖精式满足感”是什么鬼!!!

         脑补万千的化妆师像是见了鬼一样的飞速逃了。

         顾问之:...他干什么了。

         此时。二十八公里外。

         车道平缓,是以车速开的极快。笔直的柏油路上新刷的黑漆,在保时捷的轮胎上蹭出了些许印记,伴随着黑漆扩大,车速也降了下来。

         “嗯。”

         “好。”

         “我一定劝。”

         唯唯诺诺的应付了一通电话之后,助理挺直了腰板,镇定的控制着方向盘,从后视镜里瞄了眼正闭目养神的储泽,嘴唇微微的张了张,“boss?”

         “他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助理看着储泽那副古井无波的表情,心里实在是摸不准底儿,细细的观察了一阵儿,才小心的开口,“那位说让您回家一趟。”

         “回去干什么?”储泽满面嘲讽,“参加他的葬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