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VZTOU"></label>
  • <address id="aqthfzjk"><del id="bBXvZTHuWD"><cite id="sc4eiuTf"><sub id="lXpR5hZK"></sub></cite></del></address>
    <ul id="68PLG2MxB"><dt id="qTvUmyBsJj"></dt></u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那你爱我
        “难怪,闫嵩此人,虽说是这儿的太子爷,可性情为人都极为阴鸷,平日里仗着关系嚣张跋扈惯了,又是个小心眼的,谁得罪了都一定要报复回来,怕就是你之前没给他面子,才让他一直怀恨在心,恰巧你心上人--”话到嘴边,在储泽阴沉如水的眸子下,还是临时改了称呼,“恰巧顾问之拿着你的私人名片想要进来,所以他才会默许这一切吧。”

         方四说完也有些疑惑,“难道真是明湛的局?可是为什么啊?”顾问之一看就是个温和的人,怎么至于让人这么往死里整。

         “是不是,找到就知道了,最好是他干的,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要拿谁出气。”储泽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一切,低沉的嗓音里几乎要晕开的怒火,在冰气肆意的地下,几乎都要燃烧开来。

         这局根本就是照着顾问之的性格设下的,杨剑要了邀请卡,又莫名其妙的发了个救命信息,顾问之这么心软,人命关天之际定然不会计较昨天的矛盾,再加上邀请卡的事,第一反应就会来碧海蓝天,不管怎么样进来,只要顾问之进入酒窖,就绝对出不来,几近真空的环境加上低温,以顾问之的心脏,还真不一定能撑多久,这里面也没有一点信号,就算是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知道。

         只怕唯一错估的事情就是他的存在。

         储泽现在满心都是后怕,如果他没有吃醋,没有跟着顾问之的车,没有否决何硕先去御龙阁等着的提议,没有来得及把顾问之从电梯里拽出来,哪怕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他都有可能来不及,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顾问之,想到这些,他就觉得心里阵阵的泛着疼。

         “他妈的!”

         储泽顾不得其他人,转过身反手就把顾问之抱在了怀里,略微有些慌乱的声音低低的说,“还好,还好赶上了,顾问之,你怎么就那么让人操心呢。”言辞不清的嘟哝着,眼底却有些泛了红,把脑袋埋在顾问之的肩膀上,狠狠地吸了两口气。

         顾问之有些茫然,还在刚才事件的后遗症中没有清醒过来,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惯了过来,下巴直接磕在了储泽的锁骨上,疼的他眼角直冒水花儿,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听到储泽低声的呢喃声,那种仿佛失而复得的雀跃和难以言说的痛感,让顾问之登时怔住了。

         他不是没听到刚才方四的称呼,“心上人”,似乎就连那个叫徐大头的也认同了这个叫法,储泽也没有反驳,只是低声的岔过了那个话题,还有现在的举动,顾问之有些懵,储泽喜欢他?

         似乎只能得出这个结论了,可是为什么?

         他们认识不过四十天,储泽甚至都不了解他,就--喜欢他?

         “顾问之,你怎么这么笨!”

         听到这句,顾问之迷茫的表情顿时一滞,把储泽推开,在他脑门上狠狠地弹了一下,“说谁笨呢!我比你大,要尊老爱幼!”

         “好。”储泽勾起嘴唇坏笑道,“你老我幼,我尊敬你,那你得爱我!”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正在这时,方四探了个身子过来说,“喂!谈情说爱也要找个好点的时机吧,在这种地方冻得要死,你们俩也有心情?还有,能不能先干正经事,你们俩的事情,为毛线你们一点都不操心呢!”

         “我们不是谈--”顾问之没说完,手心上就是一热,储泽的手掌紧紧地握住了他,还回过身来理直气壮的说,“这儿冷,我帮你暖暖手。”

         他的手的确凉了些,平时就常常低温,现在更是冻得有些乌青,猛然间被储泽热乎乎的手心暖了上来,心口都仿佛热乎了些,顾问之低头看了眼,一时间竟有些贪恋这样的温度,舍不得再推开储泽,便抬起头微微的露出了笑容,“那多谢了。”

         储泽不自觉的抿起了嘴角,戾气十足的眉宇间也柔软了些,低低的“嗯”了声,朝着方四等人说,“这里既然有感应器,那就一定有操控室,不管是谁,只要找到这里,那就知道结果了。上去吧。”

         “行。”何硕和王斌在前面开道,方四和大头落在后方,方四撇撇嘴说,“看看,这货以后肯定是个妻管严,那顾问之说句话,顶我们十倍,就是不知道储家老头知道他唯一的儿子喜欢男人,该是什么心情。”

         徐大头眼神间微转,笑着回道,“那有什么,不就是想要个孙子么,现在只要找个代孕,男人也可以有孩子,还怕绝后么?还有,妻管严怎么了!”

         “卧槽!”方四惊呼道,“我都忘了你也是个标准的妻管严了,完蛋了,这回我们家肯定要催着我找了,你说我是找个男人还是找个女人呢!”

         “滚犊子!”

         众人从电梯直接上到了一层,亮堂堂的大厅里只有一排壮汉和休息区端坐着的中年人。

         看到顾问之完好无缺,三爷不禁有些遗憾,心里暗骂明湛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他们都把条件创造好了,居然没成事,现在也只能放弃明湛了,反正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证明这事和他们有关系。

         只是这面子上的事该做还得做。

         三爷起身冲着储泽走了过去,看到顾问之还扯着笑打了个招呼,只是那笑容扯着脸上的疤痕,显得越发丑陋,何硕翻了个白眼,“还不如不笑呢。”

         “储少,徐少,方少。”三爷一一的打了个招呼,略微拱手,而后才询问道,“难得见到三位同来,不知今日玩的可曾尽兴?”

         “差点被你家的机关给吓个半死,算尽兴么?”方四嘲讽的说。

         “这--不知是哪里的机关?我们这也就酒窖里因为存品珍贵,才会设置机关,以免有些小贼闯入,难不成三位爷也一时兴起去了酒窖?”三爷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你!”方四绷着脸压抑着怒火,这王八蛋明显就是意有所指,敢说他们是小贼,也不怕折了寿数!

         徐大头拦了一下,顺着话说,“可不是么?听闻酒窖里有些陈年老酒,所以特意前去品尝了一番,不过在我看来也就尔尔,值不当这么高的评价。”

         “公道自在人心。”三爷淡定的回了句。

         储泽却是耐不得和他打机锋,顾问之险些出事,他正满肚子怒火没地方发,要是再这么闲聊下去,他还真说不得做出什么有违身份的事情,比如抡起消防器砸他个头破血流?

         “我要一个人!”

         三爷装作不懂的样子,问,“储少想要谁?我们这里虽然不少年轻孩子,可都是卖艺不卖身,储少想要带走谁,还得经过他们的同意才行。”

         “明湛!”他就认定是这个人了。

         三爷面色不改,“明湛?老八,去查一下咱们这里有个叫明湛的么?”

         “你别给我装,我知道他在这里,你若是不交,那就别怪我砸场子了。”储泽话音刚落,径直从门口冲进来了一群人,穿着统一的制服,浑身肌肉紧绷,光看外表,竟是都比王斌的身材还要壮硕几分,颇有种摔跤选手的架势。

         电梯里也不断地出来着人,这些少爷们穿着高定西服,戴着华丽的名表,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贵气,见到储泽笑着打招呼,“储少,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尽管说。”

         储泽一一的回话,也有几个上前给了个拥抱。

         直到这些人都站在大厅里,储泽才淡淡的说,“我不想砸了你们的场子,但是我必须带走明湛,今天你们是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不过要不要见血,就看你的意思了。”

         三爷面色有些不好,他原本想着强硬两下然后借坡下驴把人交出来就是了,至少让碧海蓝天的面子维持住,可现在储泽这么一做,无论他交不交人,闫家的脸都算是丢完了,回头少爷计较起来,他可是吃不得好。

         “上去!”

         储泽二话不说,冲着壮汉们挥挥手。

         “别!我把人给你!”

         “我给!我给!”

         三爷嘴角一抽,咬牙吩咐几声,现在不过是让一些和储泽交好的世家少爷见到了,可若是让储泽闹起来,整个会所怕是都要知道此事了,那才是闹大发了。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明湛很快被带了过来,确切的说,是拖了过来,又一次被人像是拖一条死狗一样的在地板上滑行,还在不停地叫嚷着,“看清楚,我是明湛,你们这样对我,就不怕将来被我报复么!”

         拖拽着明湛的人没有一点反应,面无表情的继续前行,直到拖到了众人跟前,才退了下去。

         明湛一抬眼就有些慌乱,看到顾问之更是惊呼,“你怎么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