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并非一无是处
    瑶儿刚走到妆台边想叫醒趴在妆台上睡觉的小姐用膳,她却突然大叫着惊醒,把妆台上的东西全数逮落在地。

     “小……小姐!您可是做了不好的梦?”瑶儿小心翼翼地靠近,问她。

     尹一滨一觉睡得二迷两愣的,又做了个被拆穿身份的梦,已是被吓的灵魂出窍,两眼直直地盯住瑶儿,也不说话。

     “小姐?小姐?”瑶儿伸手在她眼前晃晃。

     她立马三魂七魄归位,“哦,是做了个不好的梦,梦见又掉进了荷花池,没人救我!恐怕是对今日之事尚心有余悸吧!”她摆摆手向餐桌走去,“晚膳好了?”

     “嗯,都是按小姐吩咐重新准备的,不知道合不合小姐的口味!”瑶儿跟在身后,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抬眼看着尹一滨的反应。

     “不打紧,只要不是清汤寡水,不是甜食青菜就行!还有,以后所有的菜色必须有盐有辣!知道吗?”

     “小姐不是最喜欢甜食吗,说嘴里甜了,心里就不苦了,怎么掉进荷花池一次,又失了记忆,又转了性子,竟然连口味都反过来了?”瑶儿站在餐桌旁边,心里一阵疑虑。

     “你在想什么,我说的话你可记住了?”尹一滨不见瑶儿回应,抬头看她,却见她一个人失神,便又开口。

     瑶儿思绪被打断,赶紧上前拿筷子一边布菜一边应声“瑶儿记住了,以后小姐的吃食都要有肉,不能清汤寡水,不能没有盐和辣。瑶儿都记住了!”

     “啊……”尹一滨伸手在嘴边轻拍几下,打着哈欠道“如今我又困了,你别忙活了,去叫今日屋里的婆子,让她赶紧带我去见什么圣后,早去早回,我还得睡觉呢!”

     瑶儿停了布菜的手,问道“小姐不用晚膳了?”

     “这会儿饿过时了,不吃了,太晚吃东西对胃不好,你赶紧去吧,就是那个穿青衣,嘴角有一颗大痣的驼背婆子!”她从矮凳上起身,再伸个懒腰,眯着双眼说道。

     “小姐说的是咱们院里的主事嬷嬷孙嬷嬷,女婢这就去叫!”

     “这丫头还挺机灵,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特意解释一番,双商仅次于我!”尹一滨看着匆匆离开的瑶儿,心里一番评价。

     她又踱步到妆台前,双眼紧盯着铜镜里的面容,“既来之则安之,有这一副身体,总比孤魂野鬼强吧,何况幸运的是没有像老师说的,穿越到太监身上,已经是上天厚爱了!”,她一边捋着满头的青丝,左顾右盼地照着铜镜,一边自言自语着。

     不知何时,那叫孙嬷嬷的婆子已经在她身后,“小姐是不能这样蓬头垢面的去见圣后,老奴给小姐梳洗打扮好了再去!”孙嬷嬷笑嘻嘻地说着,已经伸手抓起木梳替她顺满头的青丝。

     尹一滨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腾的从椅子上跃起,刚好撞上孙嬷嬷手中去梳头发的的木梳。

     “啊……”她一手摸着被木梳齿戳疼的头皮,皱着眉头问孙嬷嬷“你何时到的,竟与鬼一般,你……都听到了什么?”

     孙嬷嬷依旧满面慈祥的笑容,伸手拉她坐下,继续替她梳着头发,笑道“嬷嬷呀,看见小姐两只手拉着两鬓的头发在镜前来去打量,就知道小姐定是又为这个为难,就来帮小姐梳头来了!”

     “这么说,我失忆前也不会梳头了?”她问,心里却又是一番琢磨“失忆只是在电视剧里出现过,要是人真的失忆了,难道连这种东西也会忘记吗?”

     “小姐是将军府的小姐,从小受将军和世子耳濡目染,也不喜欢女孩儿的胭脂水粉,绫罗绸缎,偏爱舞刀弄枪,自然不精针织女红,不擅琴棋书画了!”孙嬷嬷说着,已经替她梳好了头发。

     “Oh my god !”尹一滨在心理对着个小姐鄙视一番“古代女子最重针织女红,琴棋书画,你竟然是个另类!那我爹地妈咪从小培养的我这一身黛玉的本事岂非全让你这个文盲给辜负了?”

     “好了,小姐换身新的衣裙随老奴去前厅吧!”孙嬷嬷放下梳子,说道。

     尹一滨在铜镜里打量一番,起身问孙嬷嬷“听嬷嬷这样说,我岂非是个绣花枕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只会耍一些花拳绣腿了?”

     孙嬷嬷呵呵一笑,“小姐说的哪里的话,小姐虽不擅长,却不是一窍不通,只是比上御亲王府的宛茹小姐稍逊色罢了,比起其他官家女子,小姐还是出类拔萃的呢!”

     听孙嬷嬷这么一说,尹一滨心里舒坦了不少,“那是我真人不露相,哪天我露相吓死你们,要知道,本姑娘可是当红女星,从三岁就是被照着黛玉打造的,虽然后来成了王熙凤的心吧,却是万里挑一的才貌双全尤物!”她在心里自得意一番。

     “那听你说,我是不是以前特能打,是以一当十还是当百?”她兴奋地拉住孙嬷嬷的胳膊。

     孙嬷嬷看看抓在自己胳膊的两只手,心里一阵开心“小姐这次之后真是让人亲近不少,她之前可是从不近人三步的,就是老夫人也得与她有一定的距离呢!”

     “我的傻小姐,你当然是巾帼不让须眉了,虽然嬷嬷从没见过小姐以一当十还是当百,但是三年前的比武大赛小姐可是拿了榜眼的!”

     “榜眼不就是第二名吗?”尹一滨心里一寻思,又开口问孙嬷嬷“那状元呢?难道还有比本小姐牛逼的?”

     孙嬷嬷脖子一抽,笑道“我的傻小姐,状元当然是世子了,那比武大赛可是圣帝专门为选拔武官召开的,只许男子参加,你不听老爷的劝,硬是女扮男装去凑热闹,结果名满皇城,圣帝闻此大悦,夸你文武双全,才收你做义女,封了你做了这楚武郡主!”

     “哦,原来如此啊!”尹一滨点点头,“那你们以后私下里还是称我做小姐吧,郡主听着太别扭!”。

     “好,这事啊,小姐之前就嘱咐多次,只是老夫人的命令在,我们做下人的,不好违背!哎呀小姐,再晚圣后该怪罪了,老奴来时已经让瑶儿去前厅禀报了,赶紧换了衣裙,随老奴走吧!”孙嬷嬷说着,匆匆的找来一件翡翠色绫罗纱裙,麻利地给尹一滨换上,拉着她匆匆地出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