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序章:背对众神的人
    夜,星垂山野,寒风凛冽。

     飞龙山脉的夜晚永远显得清冷而孤寂,又是清秋,夜间早已有了寒意。火光照亮了峭壁上的山洞,宁夜坐在洞口望着森林尽头横亘雄伟的远山,山巅的夜空上星河璀璨、铺展向远方的天际。

     传说夜里的时候,在山中潜伏的猎人和那些游荡的强盗会看见飞龙从山巅的灿烂银河下展翅而过,高亢的龙吟引得群山震动,飞龙山脉也因此得名。

     那是壮美的一幕,大家都说能看见飞龙的人是神的宠儿,也许明天就能听见自己想要的好消息。

     但神从来不会眷顾宁夜,宁夜也知道自己的运气一直不好,却偏要坐在山洞外等待,期待能看见飞龙从远处山巅飞过的场景。要是真能看见那一幕,那宁夜一定会开心很多。在纳瑞娅大陆漂泊了那么年,总是难过的时候多,开心的时候少。

     瓶里的白葡萄酒差不多已经没了,一个人的时候,宁夜总想喝点儿酒。火光照亮了宁夜的侧脸,他靠着墙坐在洞口,黑色的留海垂到眉梢,眉下一双澄澈黑色的眼睛,倒映着山巅流淌的星辉,神情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索和孤独。

     宁夜偏爱黑色,所以总是穿着黑色贴身的衣服,身后还披着一件早已破旧黑色的披风。在披风后有一个纯白色的六芒星,六芒星的中间是一个“宁”字,而在六芒星外,则是一圈又一圈的魔法图案。

     这是魔法世家的标志,“宁”字就代表着“宁氏一族”,而“宁”字外的魔法图纹越繁复,就代表这个家族在大陆上的地位越高。能拥有这种最高等级标志图纹——“六重纹炽”的魔法家族,那都是名动整个纳瑞娅大陆的超级世家。

     只不过如今的宁氏一族,也正如宁夜披着的这个破旧披风,早已经残破暗淡。

     树林里忽然有了火光,还有马蹄声和车轮碾过枯枝的声音。大概又是哪里的贵族队伍带着子女们去烬天雪原上的圣列斯学院入学,这几天宁夜也见过不少车队了,为了显示家族的权势和财富,这些车队的车都奢华而精致,前后都跟着仆人。

     宁夜拉了拉右手的黑色护腕,转头望着从林中出来的那一队车马。

     “您好,尊贵的阁下,请问我们能在你发现的山洞里歇息一晚么?我们一共有六个人。”站在山壁下仆人开口,“我们走了很久,实在找不到可以歇息的地方。”

     “你们有酒么?有人能和我一起喝么?”宁夜晃了晃自己的空酒瓶。

     “我这里有酒,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陪你?”回答宁夜的是个少女的声音,声音里有些,声线却清雅而干净,彬彬有礼。

     宁夜寻声望去,就看见在马车旁站着一个身着黑色长裙的少女,她身上披着一件小皮衣,腰肢修长而纤细。星辉透过林间洒在她五官精致、清秀而明媚的脸庞上,更衬出她的动人之美。

     淡淡的笑容出现在宁夜脸上,在深山的冷清秋夜里,有一个漂亮的女孩陪着自己喝酒,对宁夜来说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请上来吧。”宁夜说。

     “谢谢。”黑裙少女挥手回应,然后转身从马车里拿出自己的佩剑,又提了两瓶酒,跳下马车,动作利落的在倾斜的山壁上跳跃,然后跃入山洞口。

     她是个充满了优雅气质和灵秀美感的女孩,皮肤白皙、眼眸灵动、身上搭配着的衣服也美极了,很讨人喜欢。

     她微笑着看着宁夜,然后挑了挑眉,大大方方的说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爱依!”

     “我叫宁夜,晚上好,请坐吧。”宁夜伸手指了指旁边的石头。

     爱依把酒瓶递给宁夜,然后坐到石头上面伸手和宁夜碰杯,各自握着酒瓶喝了一口。她仰头喝酒时,长发从肩上垂落、露出白皙的锁骨和精致的下颚。这世界上大概再也没有第二个女孩喝酒的动作能比她更美,仿佛经过了千百次的精雕细琢。

     宁夜仰头喝下去两口,然后轻轻地咳嗽起来。

     “你生病了么?”爱依有些担心的放下酒瓶,伸手帮宁夜拍了拍后背。

     宁夜忽然觉得有些心暖,明明是才认识,但她却像个老友一样,一点儿没有陌生人的疏离。宁夜很喜欢这种感觉,虽然咳嗽有些加重,但心里不觉就高兴起来了。

     “也不算生病,只是身体不太好。”宁夜勉强止住咳嗽,开心的笑了笑。

     爱依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还像一个十八岁的风华少年那样英气,笑着的模样也那么英俊,但他的身体居然这么差,连喝口酒都会这样咳嗽。

     “没事,谢谢啦。”宁夜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微笑着说,“我歇一会儿就好了。”

     “真的没事么……”爱依轻蹙着眉,不知道该对宁夜说什么。

     这时一个刚爬上山洞的一个家仆突然指着远方大喊:“龙!那里有龙!”

     宁夜和少女同时转头望去,只见在针叶树林延伸的尽头,那横亘的高山之上,有一头身姿雄伟、后尾修长的飞龙正扇动着龙翼无声地从山巅上划过。灿烂星河的光华照亮了它的身躯,那是美与力的结合,只有神才能创造那样的生灵!

     它忽然仰天长嘶,高亢的龙吟震响了古老而辽阔的飞龙山脉!

     “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啊。”宁夜轻声的说,脸上笑容便更欢愉了几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飞龙,好美啊。”爱依说。

     “是啊,一生难得几回见。”宁夜笑着喝了口酒,这下已经不咳嗽了,“飞龙出没的时候,就意味着山脉里的其他魔物也已经醒来了。它们会在山里游荡,寻找猎物。不仅如此,山脉里那些强盗也大多是在这个时候出没,但愿我们别遇上就好,不然很麻烦的。”

     “是这样么?受教了!那就希望你的好运能保佑我。”爱依笑吟吟地说,然后她瞥见宁夜酒瓶里的酒又少了些,有些意外,“你还要喝么?”

     “没关系,能陪我一起么?”宁夜举起酒瓶说。

     就在两人聊地愉快的时候,又有一队人从林中走了过来,在这支队伍最前方的马匹上坐着一个很英俊的长发年轻人,腰侧佩着长剑,金缕镶边的长衣衬的他风度翩翩,典型的贵族公子打扮。

     他抬头望着前方的山壁,头发就垂到了肩头,嘴角露出练习过无数次、无可挑剔精致笑容。

     “有幸在这样的夜里遇见各位,不知道能不能在各位发现的山洞里歇息,我想那个山洞应该足够大的。”他的声音也很不错,但宁夜觉得这样的声音也未免太没有辨识度了,好像那些贵公子都是这样的。

     山洞的确足够大,他的观察力很不错,但这并不能给他争取到机会。

     “抱歉,不能。”宁夜握着酒瓶说。

     “这……能告诉我为什么?”笑容依旧有礼的贵公子说。

     “因为我身边已经有一个美女了。”宁夜笑了笑,“在有一个美女陪着你睡山洞的时候,你会让一个男的也住进来么?”

     “……”贵公子微微一愣,笑容里便多了几分勉强,“如果我愿意给我和我手下的仆人们支付一份可观的住宿费呢?”

     宁夜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那当然好啊,请上来吧。”

     宁夜的笑声刚刚传出去时,在另一边的树林里竟然又走出来一队人。但他们并不是前往圣列斯学院求学的队伍,而是一群盘踞在飞龙山脉里,无恶不作的强盗!他们从林中走出,衣衫简陋,但身材都很魁梧,手里都拿着一件武器,脸上还带着骨质面具,眼里全是森然的冷光。

     宁夜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神情漠然的望着那群臭名昭著的家伙。宁夜十岁离家,在大陆上已经流浪了十年,早就听过这些家伙的恶名!

     “恶灵盗匪团!天啊,怎么会遇见他们!”爱依的一个家仆失声惊呼,然后下意识的喊道,“小姐你快躲起来!”

     “但我觉得他们应该没那么眼瞎,应该已经看见我了。”爱依无奈地笑道。

     她放下酒瓶、慢慢地把自己的佩剑拔出来,脸上带着凝重而肃穆的表情,仿若一个英勇无畏的公主。宁夜发现她做什么事看起来都很美,不管是喝酒的动作、拔剑的动作,亦或是面对危险的神情,简直赏心悦目。这样的女孩真该自己带回家里养起来,不给别的人看,更不该让她面对危险。

     而危险一直是飞龙山脉的代名词,不仅是因为那些凶悍残忍的魔兽、恶灵和飞龙,还有那些流窜在千里山脉中的强盗!飞龙山脉地域辽阔,可以藏身的地方数不胜数,而强盗们对许多地方都了如指掌,每每能让公国派出的军队无功而返。

     而这其中名声最臭的,最杀人不眨眼的,就是现在站在下面,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骨质面具的恶灵盗匪团!这群混迹在古老深山的恶棍毫无人性底线,行径令人发指,让所有人都恨不得把他们绞死在闹市!

     眼下的这一支队伍只是恶灵匪团的分队,不然他们的人数会远远多出百倍!除了宁夜意外,其他所有人都已经愣住了,就像在黑暗的树林里行走时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林中的恶鬼盯上一样,根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没有人在飞龙山脉里遇见恶灵盗匪团后还能全身而退,他们的恶名是用人命换来的!

     当众人都已经以为今晚要出大事的时候,从树林里竟然又走出来一个身穿黑袍、脸颊凹陷的消瘦男人。

     “呵呵,真是热闹啊。”

     他笑着从林中走出,声音竟然温和且磁性。可是在他的右手上撑着一个白色骨杖,在骨杖的上方则是一个黑色的骷髅人头!

     在纳瑞娅大陆上,这样的骷髅骨杖只代表一个身份!

     “死灵法师!神啊!为什么会让我遇见死灵法师!”那位家仆再一次叫了起来,他绝望的喊声绝对能代表在场所有人的心情,包括那些恶灵盗匪团的人在内!

     没有人想遇见死灵法师,没有人!因为他们都是披着人皮的恶魔!甚至是那些被永远困在森林深处的孤魂也不愿意遇见死灵法师,它们宁愿永远被困在暗无天日的幽林里,也不愿成为死灵法师炼魂的祭品!

     当这个黑袍男人走出来的时候,连恶灵盗匪团的人都集体后退,他们虽然是没有人性的恶棍,但毕竟还是人!

     “你们不用担心,最近我不需要那么多尸体和灵魂,只要五具就够了。”黑袍男人阴冷地笑着,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来回寻看,声音里更多了几分玩味,“你们看起来都不错,嗯……有谁自愿来做我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