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治疗与委托
    “亚丽丝小姐,莉雅的伤怎么样了?”

     夜幕下的古堡内,坐在二楼阳台上欣赏雪山明月的宁夜站起身问,亚丽丝刚从旁边的治疗室出来,但莉雅的身影却没能看见。

     就在宁夜声音落下后,一个小脑袋忽然从亚丽丝的肩后冒了出来,那熟悉的娇美脸庞上带着宁夜熟悉的笑容。

     “主人!”莉雅笑着从亚丽丝的肩上飞到宁夜身边,双翼上的黑色裂痕状伤痕犹在,并没有一点减少。

     “没办法么?”宁夜有些慌乱的问。

     “办法当然有,只是缺少一些东西。”亚丽丝从衣袋里摸出来一张纸,宁夜接过后打开,发现上面是一个文字和配图,“明天你就去飞龙山脉里帮我找这上面的四个东西,上面写的很清楚,照着信息上写的去找就是了。”

     “龙息玉、寒晶、雪阳花……凝霜泉?”宁夜仔细看着纸上面写的物品信息,文字里很清晰的写出了它们会出现的或可能存在的地方。

     “好,我知道了。”宁夜把纸折上放进自己衣袋里,抬头看见亚丽丝正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好吧,我们进去聊聊你的委托。”

     ……

     古堡的大厅内,亚丽丝点燃了长桌上的灯,为宁夜和莉雅各自泡了一杯热茶。

     “相信你们宁氏一族的存放的古籍里,有很多关于当年六神官祸乱大陆的记载,你们宁氏一族向来以帮助弱小作为家族的训条,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继承你们家族的精神与传统。”

     “当然,如果我只是继承了家族的魔法,那我没有资格以‘宁’字为姓。”宁夜伸手摸了摸桌上小莉雅的头,“我想,就算我不是宁氏一族的人,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六神官重新出现在世界上的。”

     “有个问题我很想问一下。”宁夜说,“你既然知道六神官复生后力量不会保持在最强大的时候,那为什么不去找纳瑞娅上现存的那些封号魔导?就算他们的魔力在本质上与使用灭神魔法的六神官有天壤之别,但魔力的强度和量却可以取胜啊。”

     “因为六神官没那么傻。”亚丽丝白了宁夜一眼,“他们当然知道人类的封号魔导对他们有威胁,所以在灵魂苏醒后的几百年时间里,他们凝聚了许多的力量。在他们复生的那一刻,这些力量会凝聚成一个隔绝外界的防御屏障,所有魔力超越他们的魔导士都无法进入其中。”

     “也是。”宁夜舔了舔嘴唇,拿起红茶喝了一口。

     “强大的魔导士无法进入其中,而魔力与他们同阶或者在他们之下的魔导士,对他们来说,甚至都不足以用弱小来形容。他们的神官之体,还有他们使用的灭神魔法,让他们拥有超乎想象的强大力量。在纳瑞娅大陆上,只有拥有半神之躯的你才能匹敌。”

     “看起来,我好像没有选择。”宁夜淡淡地笑了笑,端着茶杯起身离开,“我知道了,我接受你的委托,等六神官复生的时候,我会去六大公国杀了他们的。”

     “六神官的强大超乎你想象,你最好多做些准备!”亚丽丝在宁夜身后说。

     “不用担心。”宁夜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亚丽丝,“我宁氏一族的强大,也超乎你的想象。”

     ……

     夜,已深了。

     下了一整天的雪也已停住,冷冷地月华从天际洒落,照亮寂静无声的群山,让此地显得如此冷清幽静。真不知道要什么样的人,才能住在这种的地方。

     “所有的一切,竟然如此恰到好处的连在了一起。”

     宁夜站在房间的窗台上静静地思索,寒风吹过,吹动屋内的白色纱帘。

     宁夜已经想好该怎么去做了,等在这里治好了莉雅的伤后,就去找路西法学习那个黑魔法,然后前往六大公国杀掉复生的六神官,以路西法的黑魔法夺取六神官的神力和神性,成就自己的神躯、并且延长自己的生命,让自己能更进一步的接近维迦!

     “是巧合么……还是命运?”宁夜抬头望着孤零零挂在天际的月亮,这问题无人能替他解答,也未有解答的意义。

     过往的生活与经历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涌向他,自己的身世,自己的失败与挫折,还有自己的孤独。宁夜总会感到孤独,就算是在那些繁华公国的街头,就算身边是来来往往的人潮。

     在这个信仰神的世界,宁夜就像雪山天空的那月亮一样,孤零零的挂在辽阔的夜空里。

     自己的路,真的会走到尽头么?连神的宠物都是如此的庞然大物、强大到人类根本无法反抗,更何况那万物初始,创造了世间一切的始神维迦!

     夜更深,宁夜又喝起了酒。酒就放在他右手黑色手腕的空间储物阵里,这是一种大陆上还算常见的空间魔法阵,但掌握的人其实不多。它能在任何一件有实质的物件上构建出一个折叠空间,用以存放东西,非常方便。

     有时候宁夜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掌握了多少存在于世间的高级魔法,也不清楚这其中有多少种是常人花费一生也无法掌握,甚至连见都见不到的失落魔法。

     宁氏一族的血脉和半神之躯,赋予了宁夜那世人永远也无法企及的魔法天赋。对大陆上的其他魔导士来说,宁夜的魔法天赋就如那片天空一样高远,就算走到了这世间最高的山峰,也无法伸手触及。

     在一个人独自生活在家中的那几年里,宁夜遍览了家中收藏的,前人留下的魔法笔录、感悟和设想,那些笔录和古籍就像一把把钥匙、开启了宁夜深不可测的魔法潜能,把宁夜对魔法的理解和领悟,送上了绝高的高峰。

     但是,这也只是人类的高峰,离那生活在天空之上的众神而言,依旧是渺小的。

     在这世间数千年时间里存在过的人们,也就只有路西法才能真正知道神的力量。只有他才知道,人,如何与神抗争。

     宁夜认为自己无法与他相比,就算自己日后成就了一切,踏上了洛纳咔尔山的众神殿,宁夜也依旧认为自己无法与他相比。

     没有清楚的了解路西法那传奇一生的人,绝对无法真正知道他那不可思议的强大,在他面前,古往今来所有名留魔法史的传奇人物都太平凡,根本无法相比!

     酒意上涌,宁夜的眼中已经带上了醉意。

     宁夜常常喜欢喝醉,因为那种飘飘荡荡、浑浑噩噩的感觉让他愉快,让他的心里没有任何负担。只有在喝醉的时候,宁夜才不会感觉到那种深入骨髓的孤独,才会有世上任何事都无所谓的快感,而不是清醒时的痛苦。

     如果你有过喝醉的感觉,那你就会知道那是种很放纵、很放肆、很痛快的感觉,尤其是当你感到失落和难过的时候。